txt电子书下载网 > 女生小说 > 我老婆是房姐 > 第203章风波不断
    姜西睡眠本来就很浅,几乎跟我同时起来,一起护着江东西往外跑。

    房子晃得很厉害,我们从二楼跑到一楼,几乎站不稳,当我们跌跌撞撞跑到外边,三个人的鞋子都跑掉三只之后,终于来到了大街上。

    放眼望去,漆黑一片,周围的hoe有些人家已经开灯了,我以为接下来我会看到人仰马翻地混乱逃亡景象,结果……

    地震还在进行中,也不知道是天黑还是我眼花,我看到地面好像呈现出了波浪形的震动感觉,路边地面也有开裂的迹象,然而,这么严重的地震,整条街上,竟然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在逃亡,其他人都没有跑出来。

    正当我们不知所措,以为是不是我们一家三口在做梦的时候,李进升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他对着我们喊,“不用怕,没大事!”

    我,“……”。

    “这里经常发生地震,这里的人都习以为常了,这边的房子都是木头的,再大的地震,就算房子变型了,一般也砸不死人,特别倒霉的除外,2011年那次63级大地震死亡一百五十人左右,而且基本都是那种混凝土楼房里面发生的,木头房子几乎没有,所以你们不要怕!”

    他说得如此淡定、淡然、云淡轻风,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吓得魂游在外了。

    他又说,“你们要不要回房间里来,虽然是夏天,夜里也还挺冷的,蚊子也多。”

    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冲他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呵呵!”他笑了一声说,“那随你们吧,我去屋里给你们拿个帐篷和被子、衣服出来。”

    我们三个又不约而同地冲他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李进升大概是怕我们冷着,所以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把帐篷和简单的被子拿出来了,然后又帮着我把帐篷支起来了。

    直到这时,余震还时不时地发生,因为我们在外边,没有那么恐慌了,而周围的其他人,真的一个朝外跑的都没有,包括李进升爱人和孩子。

    我心想,难不成她们还在屋里呼呼大睡吗?心态也太强大了吧?

    等帐篷搭好了,李进升笑着说,“我要回去睡觉了,估计不会大震了,你们也睡吧!”

    “嗯!”

    我答应一声,见李进升回屋了,我们一家三口钻进了帐篷。

    帐篷是搭在院子中间离房子比较远的地方,所以,非常有安感,除非地陷了,否则一般的地震应该不会伤到我们,这样,我们终于能安心睡觉了。

    江东西高兴坏了,“哎呀,爸爸,我们这太像野营了,好好玩儿啊!”

    小孩子心绪变得就是快,刚才还吓得脸色惨白,此刻就在帐篷里打滚、撒欢了!

    这样,我们一家三口总算能安心睡了。

    只是,睡着睡着,还是有地震的感觉,并且震感很明显,但我劝她们两个,就当成是在游乐场里坐海盗船吧。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到了第二天早上,姜西先起床去了李进升的家里,当我和江东西到的时候,姜西正跟张晶一起收拾屋子,屋里架子上的很多东西都掉到地上了,有些调味瓶,饼干瓶什么的,收拾起来很麻烦。

    我和江东西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

    人多力量大,屋子很快收拾好了,出去吃饭太远,张晶做了烤面包三明治,姜西做了西红柿鸡蛋汤,一顿简单的中西营养配餐很快做好了,我们也吃得很开心。

    这次的地震对别人都没什么影响,但对我们一家三口来说,应该算是留下了阴影。

    我和姜西这个年龄虽然看过不少国内地震的新闻,但是我们两个都没有真正经历过地震,所以,我俩聊天的时候就说,我们不太容易能适应随时有地震的生活,尽管大家都说有危险的可能性不大,但危险也还是存在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次之后姜西的心态好像也变了,我一直没找到工作,她也不着急了,没事写写小说,然后耐心等着李进升他们夫妻有空的时候带我们出去游玩、吃喝玩乐。

    日子大概又过了一星期,到这一刻,我们已经来新西兰快一个月了,都3月15号了,江东西国内的学校已经开学了,我们找理由请了几天假,想来,也是我们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是留下留学?还是回国?反正工作是没找到,我没有孙政东那么幸运,或者说,他写基础代码的工种更适合这里。

    正在我们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天早上张晶来跟我们说,她儿子的学校今天举办一个活动,就是欢迎世界的小朋友来学校体验生活,意在吸引更多的小留学生。

    我其实有时候无法理解咱们中国的父母,把七岁到十几岁的孩子就一个人扔在国外的寄宿学校留学去了,有人说是为了锻炼他们的自理能力,可那么小的孩子,内心因孤独而带来的伤害和寒冷,我想真的会是一辈子的阴影,小孩子,应该被父母的爱包围着长大,而父母的爱,又是谁都无法代替的,哪怕在她犯错误的时候,你教育式的打了他一顿,到他长大之后,也一定能体会到,那是父母深沉的爱,打在孩子身,疼在父母心!

    而且我认为,从来一下都没挨过父母打的孩子,在这方面承受能力会特别差,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孩子,因为父母气急了,挨一巴掌就跳楼了的主要原因。

    因为没经历过,所以,成了无法承受之重。当然我不是崇尚暴力,教育孩子用什么方法都要审时适度!

    听到可以去学校体验,江东西是最开心的,我和姜西也没有理由反对,所以,张晶开车带着她儿子和江东西去了学校,我们都在家里等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张晶就回来了。

    因为新西兰的学校对于学生的安还是有保证的,所以我和姜西也没有担心,在家没事就睡了一大觉,把最近因辛苦旅游缺的觉都补上了。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还没睡醒呢,张晶就急匆匆来敲了我们的房门。

    姜西清醒的快,马上问,“怎么了张晶?”

    她问话的过程中,已经打开了房门,张晶有一点慌张地说,“基督城发生恐怖袭击了,我要赶快去学校把孩子接回来,孩子只有放在身边才更放心!”

    “恐……恐怖袭击?”

    这个词对于我和姜西来说简直太陌生了,以前对于这个词,我们还只是在电视和新闻里看到外国的事,在中国,除了一些边境地带,在大城市生活的我们,基本听不到这样的事,所以,此刻一听到这事,再加上张晶说要去接孩子,我和姜西就都有点发慌。

    “孩……孩子们不会有事吧?”姜西的声音非常紧张了。

    张晶说,“目前应该没事的,歹徒袭击了xx寺,那里离孩子们的学校有点近,我不放心想去看看,万一有事好接孩子走。”

    “我们也去!”姜西说。

    “好!”张晶也没拒绝,便拿着车钥匙朝外走。

    我和姜西一人穿个外套,拿了手机和钱包就跟出去了。

    汽车刻意绕开xx寺范围,远了几公里到了学校。

    原本大门敞开的学校此刻已经被封闭了,谁都不能进也不能出来。

    学校门口聚集了很多家长,一个个都是面上比较淡定,因为对小学的安防还是比较放心的,但我想每一个做父母的都不会真的安心。

    张晶上去跟相熟的家长询问情况,一位白人妈妈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危险,学校被警方封锁了,正是为了保护孩子们,我们不要担心。”

    这样张晶松了口气,我也跟着松了口气,我赶紧把情况给脸色惨白的姜西说了,她也立刻松了半口气。

    “那什么时候才能解除封锁?”姜西问了一句,张晶马上去咨询。

    另一名家长告诉她,大概得抓到歹徒才能放心解除。

    这时候守在门口的家长群里出现了情绪不好的白人,他开始朝着学校的大门踢踹,用英语大喊着,“让我进去,我要带走我的孩子,让我进去。”

    大部分家长都是安静的,只有这个家长显得很暴躁。

    被这个家长闹得,隔着镂空大门的学校工作人员也一脸紧张。

    这个时候,似乎是学校的领导走了出来,他拿着喇叭喊话,但没有太大喊,“你们这样我们也很困扰,我们只是按照警方的安排封锁这里,我们其实不太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枪手,连警察都不知道,所以警方不想我们跑到街上,这样他们才可以顺畅地进行移动调查,以此能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作为一个校长,我必须要确保我的孩子们是安的,我的老师们是安的,所以,我会按照警方的安排,不会给你们开门的。”

    那位家长还要踹门,突然穿出来一名警察,手里拿着枪,指向那位家长,那位家长立刻老实了。

    见那位家长老实了,这名警察也开始用英语喊话,“请大家躲到安的屋子里去,最好回自己的家里,这样不妨碍我们的搜查,才能尽快让大家接到孩子,封锁学校只是为了更确保孩子们的安,你们聚集在这里,一旦歹徒来了这里,你们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姜西听不懂,我成了她的翻译,她听后就一个劲儿地点头说,“对对,我们不要给警察添麻烦,我们先走,去附近什么安的地方等着吧。”

    被警察说了,很多家长开始开车走了,那位踹门的家长没有走,但是他也没有再挑衅。

    张晶开车,我和姜西上车了,因为家住的比较远,所以,我们也不愿意回家,最后我们决定去附近的一个政府开办的图书馆。

    在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张晶说要去一下厕所,我们便在门口等她一下。

    此刻大街上和图书馆都没有什么人了,想来大家都知道恐怖袭击的事,因为歹徒在网上做了直播,所有人都看到他们是怎么开枪杀人的,凶残无比、没有人性,已经有四十多人当场遇难!

    然而,令我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有一辆车停在了我和姜西的身边,然后,我们看到了两个西方人,一个手持长枪,一个手里拿着刀,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头套,正一步步朝我们靠近。

    姜西猛得抓住我的手臂,腿抖成了筛子,那个一项冷静自持,睿智、果敢的姜西,在匪徒面前,失去了一切的魄力,像一只柔弱的小猫躲在我的身后。

    “老……老公,怎么办?我们是不是遇上恐怖……”。她在我耳边颤抖着声音小声嘀咕。

    “冷静,别怕,有我在!”

    我的声音也很抖,因为我嘴上对她说别怕,其实我内心的恐惧没比姜西少多少,我的额头一瞬间渗出了一层冷汗,但是我再害怕我也得强忍着,我得保护姜西。

    那两人一步步朝我们走来,持枪的人站得离我们比较远,但枪口已经瞄准了我们,拿刀的人走近我们。

    “冷静,你们想要什么?”

    我举起双手,企图跟歹徒求和,如果他们想要钱,我所有的都可以给他们,但如果他们只是想杀人,我想,那我就能为姜西挡几颗子弹,就挡几颗子弹,能为她挡几刀就挡几刀,只希望她能活着把江东西养大。

    姜西在我身后,我听到她被吓得隐隐透着哭声。

    拿枪的歹徒用英语说了一声,“别动,否则我就开枪了!”

    我浑身一哆嗦,立刻抓住了姜西的手,深怕她乱动惹得歹徒开枪。

    姜西也是明白的,紧紧抓着我的手时,我感受到来自她手上的冷汗,当然,我的也没好多少,我们两人的手都好像从凉水里捞出来的似的。

    拿刀的歹徒已经靠近了我,我在想,如果他朝我扎刀子,我该怎么保护姜西?如果他们开枪,我又该怎样,才能挡住?

    “把钱拿出来,越多越好,手机、钱包,快点!”

    我看到这个歹徒其实也有点紧张,他在东张西望。

    而他的话,让我有一秒钟的庆幸,或许他只是打劫的,不是恐怖袭击。

    我立刻很配合的把身上的钱包和手机都拿出来扔在了稍远一点的地上。

    姜西也学着把身上的钱包和手机拿出来,都扔了过去。

    然后我们两个为了证明我们身上什么都没有,还把衣服的兜都翻开了。

    我们只希望他们能拿了手机和钱包赶快离开,证件什么的不还给我们都无所谓。

    突然的,我听到那个持枪的人扣动了扳机,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堵在了喉咙处,完来不及多想,一转身就扑到了姜西的身上,由于冲力太大,我直接把姜西扑倒了,但是我仍然担心她会被子弹扫到,所以,我用胳膊腿努力把她包严实,也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眼泪突然冲了出来,因为我脑子里想到,我可能马上就要跟我深爱的老婆和孩子永别了,我真的太舍不得她们了,我实在实在很不想离开她们,要是没有了我,她们一定会很痛苦的,如果姜西在这次事件中也没逃过,那江东西就更可怜了,强大的压力在无可奈何的我的内心里发酵,促使我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我想这就是最极端的恐惧,眼前都好像要黑暗下去了……

    “砰砰”两声,我感觉有子弹打在了我的后背上,我闭上眼睛,心口有一瞬间的窒息,我觉得自己要死了,我无力地趴在了姜西的身上……

    却听身后传来两个歹徒的笑声,“哈哈哈哈!”

    “老公,你没事吧?”姜西也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时我稍微清醒了点,刚才真的感觉自己中枪了,但是并没有特别疼,我动了动身子,竟然没事?

    我转头看向两个歹徒戏虐的神情,想到,那个枪应该是玩具枪。

    心里猛得做了个深呼吸,庆幸的同时还没有放松警惕,我依然把姜西护在身后,用祈求的目光看向歹徒,希望他们能够离开。

    两名歹徒终于要走了,只是,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在其中那个拿刀的歹徒路过我和姜西身边的时候,他猛得举起刀朝姜西扎去,大概是觉得扎姜西更容易吧,他一边扎还一边骂了一句,“就是你们中国人来跟我们抢饭吃,扰乱我们的经济。”

    “啊!”姜西吓得大叫。

    我也是疯了,根本来不及想,一手去扯姜西的身子,一手直接用胳膊去挡了那人的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