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女生小说 > 野生帝后创业记 > 第二十章
    玉北娆逃出景都城后已是深夜亥时,风劲草瑟,飒飒的拍打声起伏成片,像是隐匿在夜色里不断靠近的伏兵。

    脸色如井水久浸的冷白,意识在一点点涣散,玉北娆瞳孔紧缩努力分辨前路,可饶是这样,眼前的路也是摇摇晃晃,重影叠叠。她的伤势太重,快要支撑不住了。

    她跟杜青阳原约定在公子府对街的李记米铺会合,可她身是血若贸然过市必然会引起注意,招来衙吏。于是玉北娆快马加鞭的出了城,李记是霁苏的产业,杜青阳藏在那里再安不过了。

    虽出了城,玉北娆也不敢松懈,顶着风雪踏着山路绕开官道一路向霞关而去。

    黑夜慢慢静下来,风雪也停了,天上隐隐约约星光乍现。玉北娆骑在马上,用力地摇了摇头,她的眼前已是一片混沌。马走的越来越慢,摇摇晃晃中她猛然想起,景国至大周多岔路,她得给杜青阳留个记号,不然杜青阳很难找到她。

    玉北娆从怀里掏出匕首,想要在树上刻个标记,她刚艰难地伸出手,没成想马踩在了结冰的乱石上,马蹄一滑,将她甩落马背,玉北娆一吃痛昏了过去。

    天寒地冻,百里俱寂,旷野里吱吱呀呀的车轱辘声格外醒脆,一辆宽敞的马车自黑夜里穿行而来,车前挂着两个照明的灯笼,走的不急不缓。

    车里主仆二人正闭目休憩,正首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丰腴妇人,斜斜侧身,枕手而眠。

    “吭~”一阵马叫声在静夜里响起,妇人立即张开双眼,一双杏目警觉竟无半点睡意。她左侧的丫鬟也惊醒了,看着妇人,神色慌乱。莫非她们暴露了行踪?主仆二人对视间,妇人伸手拨开车帘,只露出小半张脸朝外看去,见一匹皮毛染了血的马立在路旁,四下悄无一人。妇人心里稍安,同时也明白了这马是在求救,对丫鬟说道“绾青,下去看看。”

    主仆二人提着灯笼下了车,顺着那马身后看去,果然在枯草洼中发现了一个昏迷在地的人。等二人靠近后,绾青不由惊叫出声“呀!”这人浑身是血,看不清面貌,伤势极为惨重。妇人伸出两指放在玉北娆鼻下,待探到一丝微弱的鼻息后,对绾青道:“还活着。”

    二人将玉北娆搬到车内,妇人对绾青道:“给她盖件裘皮。”绾青默默从箱子里拿出大氅,盖到玉北娆身上,却是一脸担忧:“郑大人,我们此行隐密,带上一个重伤之人,万一招人耳目可如何是好?看她伤的如此重,必是惹了什么人追杀,我们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

    绾青方才惊讶于玉北娆伤的那么重竟还能活下来,这会冷静下来才想起玉北娆对她们而言是个包袱。

    郑大人面上看不出喜怒:“那你再将她扔下去”。绾青低下头去,说归说但她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郑娇按了按眉心,阖上眼道:“等天亮了,寻个客栈将她放下。”

    她们此行确实身负重任,容不得半点差池。她与绾青之所以选择夜里赶路,便是为了避人耳目,断不能因为一个陌生人徒增风险。萍水相逢,将她在寒夜里救起,已是仁至义尽了。

    马车继续往前行驶,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到达了绵城,郑娇和绾青将玉北娆用大裘包裹起来,托给店家留下银钱后就匆匆离开了。

    玉北娆夜袭景王宫重伤而逃的消息不胫而走,景王下令大肆搜捕,闹的景都城沸沸扬扬,消息更是很快传遍了附近城镇。

    荣福客栈。

    折返回来的郑娇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目光复杂,她和绾青刚上街市就听说了玉北娆景宫行刺的事,时间地点都对的上,这个人十有就是玉北娆。

    旁边绾青低低唤了一声:“郑大人…”见郑娇不说话,她小心翼翼道:“我们尚在景国境内,官兵很快就会搜到这里,到时候…”。

    郑娇看了她一眼,绾青立刻噤声。

    她们此行是因为密澜国发生内乱,女王派郑娇向邻国大周求助。奈何奸臣拥兵围宫/眼线遍布,她好容易带着一个丫环逃了出来,为保周密还特意从景国绕行。身负重任,她们此行关系到整个密澜国的安危。

    郑娇看着生息微弱的玉北娆,红唇微抿,柳眉紧蹙。

    若是把玉北娆交给景王,作为报答景王必会派兵相助解密澜之困,她们此行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但若被景王搜到,她们的行踪必然暴露,密澜的局势便会立即陷入水深火热,女王的安危无从保证,这个后果她们承担不起。虽说玉北娆是大周王后,救了玉北娆,周王也必然应允她们的请求,但玉北娆能不能活着回到大周,她们能不能躲过景王的搜捕还是未知。把玉北娆交出去,是目前最稳妥的方法。

    一抹光线高高的从窗户中透射而下,照在床沿上,光芒耀眼,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郑娇紧盯着床上的玉北娆,一双涂着鲜艳红蔻的手指尖微微泛白。身为人臣,她没什么好说的,自然应该做出对密澜最有利的选择。可眼前这个人是六国名将,她为边城百姓做的事君子称道,郑娇敬重她的人品又惜将才,于心不忍将她送上死路。

    绾青咬着嘴唇,眼眶微红:“玉北将军是个英雄。若是有她在我们密澜,密澜必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密澜之所以奸臣当道,便是因为大祭司傅墨串通司马大将军陈霄掌握了军中大权。若陈霄是如玉北娆一般的忠义之辈,怎么联合外臣逼宫,密澜怎会陷入如此危困之境。

    “罢了”郑娇轻轻地叹了一句。

    玉北娆,是生是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