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拐个王爷去种田 > 第1972章 为夫的责任
    镇北王抹不开脸面承认自己的错误,遂将怒气发在刘嬷嬷身上,上前一脚再次将刘嬷嬷踹飞出去,同时抽出腰间佩剑,“老刁奴,竟敢陷害我王府的九少夫人,看本王不结果了尔的狗命……”

    刘嬷嬷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连番被赵九和镇北王以及六子踹了几脚,此刻一条命早去掉了半条,眼根子一番,昏死过去。

    “父王且慢。”赵九出声阻拦。

    “事到如今不杀了这刁奴还留着她作甚?”镇北王气急。

    若不是这老刁奴,事情又怎至如此地步?

    原本他只是想着让人查看一下陈果儿的守宫砂,若非这刁奴进谗,他也不会着了她的道,眼下就算九儿不说,他也势必要给九儿和儿媳一个交代。

    “此刁奴断没有这等胆子陷害儿的妻子,必定是受他人唆使,幕后主使之人若不揪出来,日后必定还要兴风作浪。”赵九语气坚决。

    这里是王府,果儿是他的人,在这里都能遭人这等陷害,其心可诛。

    镇北王此刻浑身一震,并非他有意袒护背后之人,而是现在的王府不同往日,人丁不旺,只有他们父子四人。

    若是追查下去……

    镇北王不敢想象后果。

    “这……要做到这个地步吗?”镇北王想着留个退路,事情是一定要查的,只不过要等到九儿离开,他再私下里派人去查。

    赵九自然清楚镇北王的那点心思,当下也点头同意,在镇北王一口气刚松了一半之际,他又说道“此乃王府家事,一切自有父王做主,儿不便多言。不过儿已成年,多年前也早已建造了府邸,待明日儿便同果儿搬回去将军府,也避免父王为难。”

    赵九直接将了镇北王一军。

    你不是不愿意严查吗,那干脆我们走,离开王府还不行吗?

    将军府是赵九自己的地盘,只有他和陈果儿两个主子,在那里再不怕遭人暗算。

    镇北王大吃一惊,从心往外不想让赵九他们搬走,若是在以前他倒也不在乎。但现在他年纪大了,阖府上下只有他们父子四人,整日面对空落落的王府,顿觉凄凉无比,这也是他坚持让赵九成婚后住在王府的原因。

    可眼下……

    “不成。”镇北王把心一横,无论如何都不让他们搬走。

    如果现在让他们搬了,无疑是父子离心,但如果不让他们搬,以赵九的性格必定会彻查到底。

    镇北王自己自然是没有加害儿媳的念头,小十三一心为了陈果儿,也不会,那剩下谁最有可能还用说吗?

    哪怕镇北王并不喜赵五,觉得他年近而立却依旧一无所成,但终究是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他绝不容许他们兄弟间相互残杀。

    “你若执意要搬,就从本王的尸体上踏过,否则只要本王在一日,便不许你们搬。”镇北王撂下狠话,一甩袖子大步离开……

    陈果儿这时候情绪也缓和了很多,抬起头泪涟涟的看着赵九,泪光萌动,心里满满的感动。

    赵九能为了她做到跟镇北王反目,足以见得他对她的情义。

    但陈果儿也不想他为了自己父子反目,虽然这样是给她交代了,但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她不愿委屈了他。

    陈果儿扯了扯赵九绣着云纹的袖子,声音微哑道“九爷,不用非得为了我闹成这样,这次是我大意了,以后我一定会多加小心。”

    也会抓出幕后的主使,给对方一个惨痛的教训,她有这个能力。

    赵九垂眸打量着她还挂着泪痕的小脸,抬手以指背轻抚着她脸颊柔嫩的肌肤,被泪水洗过的大眼清澈见底,脸上出了些汗,更显得她肌肤似水,好像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样。

    看的赵九心里柔肠百转,更是心疼的不行。

    “你是我的妻,我既娶了你,便要护你一世周全,这是为夫的责任,你可明白?”赵九语气温柔,但话里的坚定不容置疑。

    胆敢暗害他的人,就要有本事承受他的怒火,这件事不管谁阻拦,都不会动摇他的决心。

    “我知道九爷是为了我好,但……”陈果儿还想说,突然眼前一花,两片薄唇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这个吻不似以往的急切,带着小心翼翼的怜惜,也带着愧疚,终究是他没有护好她,才让她险些遭逢劫难。

    这一刻赵九心底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等到陈果儿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紫竹轩,也就是他们的院子里。

    赵九吩咐柳絮和柳荫去给陈果儿准备些吃食,同时烧水沐浴,此刻他坐在塌边,轻抚着陈果儿颊边的碎发,“待会好好歇息一下,我去去便回。”

    陈果儿抓住他的袖子,“有话好好说,别跟王爷对上。”

    事情到了现在,陈果儿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暗算她,但她却知道谁不会暗算她,其中就包括镇北王。

    从她过门到现在,镇北王对她照顾有加,况且如果镇北王想害她,他可以直接阻止她过门,没必要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赵九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又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触一下,让她安心,便起身离开了。

    陈果儿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他现在应该在乌州,怎么会这么及时的赶回来?

    不过赵九已经出去了,想想还是过后寻个机会再问好了。

    这时候柳絮和柳荫已经将饭菜和沐浴水准备好,陈果儿这会浑身是汗,实在没胃口,就先去了净房沐浴。

    原本柳絮和柳荫想要伺候她沐浴,被陈果儿赶出去了,不习惯别人伺候是一方面,主要也是她更相信彩凤和灵犀。

    不知道她们两个怎么样了?

    正想着的时候,外面响起说话声,正是彩凤和灵犀,她们俩被柳絮挡在外面,说陈果儿正在沐浴,有什么话待会再说。

    “让她们进来吧。”陈果儿坐在浴桶中,这会她也迫切的想知道她们两个有没有受伤。

    紧接着外面响起脚步声,彩凤和灵犀隔着屏风跪下,以头杵地,“都是奴婢们办事不利,让姑娘吃苦了,请姑娘责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