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一百五十章 伏杀、反杀、思念、重逢
    情真意切玉无瑕,欢宴罢,宾客归家。

    高大老者和张遂一起返回了自家山头附近,张遂的笑容带着些谦卑,他岂能看不出来蒋苍大人对身旁这位李道友的看重。

    既然如此,自己必然得抓紧讨好了。

    若是等未来李道友青云直上了,自己可就悔之莫及了。

    至于面子,对野修而言,能当饭吃还是能干啥?

    将李道友送到他如今的洞府门口,回去的路上,张遂还在琢磨着,这李道友的名字可真是有点古怪啊,姓李名某,就叫李某。

    多半是个化名,不过这云梦大泽中用化名的多了去了,没谁会计较。

    他伸了个懒腰,觉得未来一片大好,做着梦,梦见自己已经成了云梦宗的长老。

    李某回了洞府,发现桌子上赫然躺着一封书信。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笑意,拆开一看,笑意更甚,转身便出了洞府。

    按照书信上说的路线,他来到了一处极其隐秘的山谷。

    望向四周的层林,踩着厚厚的落叶,再瞧了眼身后狭窄的出口,他微微颔首,“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为什么不是杀人的好地方?”一个阴冷声音伴随着一个黑衣身影响起。

    李某转过头,看着此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你偷偷潜入我的洞府,说愿意与我们合作,原来是幌子?”

    “你觉得呢?”黑衣人一点不慌,在这个名叫李某的高大老头踏入山谷的那一瞬间,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洞府的禁制都那般不堪一击,真人又会好得到哪儿去。

    “为什么不呢?这野修遍地的云梦大泽,就是现成的人手和宗门地盘,若能整合到一起,到时我们何须看他人脸色,我们加起来比五宗还强,比六族还富,比朝廷还大!”李某神色诚恳地倾诉着自己的愿景。

    仿佛听到了一个无聊的笑话,黑衣人冷哼一声,“所以你得死啊!”

    话音未落,便直接出手,夜长梦多的道理他比谁都懂。

    知命境上品的强大真元惊扰起许多沉睡的落叶,黑衣人手中举起两根骨棒,四道兽魂虚影便瞬间出现在高大老者的周围,前后左右锁死他的退路。

    黑衣人骨棒猛地一敲,兽魂虚影也顿时朝着中间一合,合拢的中心,正是李某所在!

    发丝被真元激荡起来的风吹得恣意飞舞,李某忽然一笑,一步跨出,消失不见。

    兽魂猛然碰撞,无声地荡开一圈强烈的真元波动,黑衣人的眼前却已经失去了李某的踪影。

    黑衣人惊骇欲绝,他不至于觉得这样就能让李某灰飞烟灭,再单纯的知命境修士,那也是实打实的知命境。

    忽然,一只手从他的身后按在了他的头顶上。

    将一团新形成的肉泥甩进了落叶堆的深处,李某再次一步跨出,一把抓住另一个正疯狂逃窜的黑衣人的衣领,笑着道“本来想兜底,现在看来还不如一起出手啊。”

    另一位黑衣人膝盖一软,“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俩也是鬼迷了心窍,我愿意参与前辈的大事,任劳任怨、马首是瞻!”

    “你们是朝廷的人。”

    李某淡淡开口,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黑衣人一愣,随即疯狂摇头,“前辈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这大泽之中的普通野修,先前无非是与前辈理念不同罢了。”

    他膝行上前一步,“不过自今日起,我愿意为前辈马前卒,为前辈的宏愿添砖加瓦。!”

    李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露讥讽,“你一个问天境这么装得累不累?”

    当那个问天境刚被说出口的时候,那个跪着的黑衣人手中便瞬间出现了一柄泛着幽幽蓝光的匕首,灌注真元,朝着李某的双腿猛然一划。

    又因为刚才膝行上前了一步的关系,这个距离刚刚好。

    匕首毫无阻碍地划过了李某的双腿,黑衣人的瞳孔却猛然缩紧,只是残影!

    而此刻,一只温暖的大手悄悄按在了他的头顶,让他如坠冰窟。

    “你信不信,我比你还能装。”李某的声音平静。

    黑衣人面露惨笑,出乎意料地挥手,击在自己的面门上,瞬间毙命。

    李某松开手掌,将黑衣人的方寸物都搜刮一遍,站起身来,略带惋惜地道“其实我想留你一命的。”

    本来想将尸体处理了,李某却忽然改了主意,没有去管,悄悄地回了自己洞府。

    一张老脸上,皱纹堆起,满是笑容,挺好,若这云梦大泽尽是那些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就没什么意义了。

    不枉自己一直装得这么辛苦啊。

    他望着洞府外,有些想李子了。

    他来了这儿,一定很开心。

    李某,真实身份是道教紫霄宫掌教,李稚川。

    天榜第一人。

    此刻却伪装成了一位无名小卒,知命野修,悄悄潜入了这云梦大泽之中。

    他默默拿出那些方寸物,试着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令他惊喜的情报或者物件。

    -------------------------------------

    巴丘城很近,就坐落在云梦大泽的边缘,登临高处,大泽之浩荡壮美尽收眼底。

    不过从陆家小院沿着山道来到巴丘城也需要个四五十里。

    山道上,云落一马当先,同时又隐隐照顾着后面孙大运的速度。

    他是存着要先开路的心思,如果真的还有杀手,自己也可以率先撞开陷阱,为身后的孙大运示警。

    路过那片曾经中伏的树林,云落瞅了一眼,旋即策马离开。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坐下骏马前蹄忽然踏空。

    马儿一身悲鸣,重重翻起摔落在地,脖颈扭断,眼看就不活了。

    坐在他身上的云落自然也被掀飞出去。

    好在云落反应已是极快,在即将腾空时用脚尖在马身上一点,总算借着点力,生生改变了飞起的方向。

    堪堪避开并排飞来的三只破甲箭,身子无可避免地朝着地面坠落。

    两个早早埋伏在一旁的杀手骤然出现,一左一右两剑夹击,就等着从空中无处借力的云落自投罗网。

    云落心念一动,“山河”长剑握在左手,“千钧”握在右手。

    强行扭过腰,两剑挥舞,点在杀手各自的长剑之上,借势一荡,稳稳落地。

    这看起来复杂冗长的变化,实际上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云落落地之后,孙大运才堪堪勒住奔马。

    如今的情况反倒看起来有点像孙大运和云落一前一后包围着这两名杀手。

    如果他们实力再强点的话。

    这两个杀手看着严阵以待的云落,竟然没有动作就离开了。

    留下云落和孙大运面面相觑。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不错不错,应变不错。”

    云落先是猛地转身,如临大敌,当瞧见那个黑衣人的面容时,如释重负。

    不过仍旧迟疑地道“曹大哥?”

    曹夜来笑了笑,“虽然辈分比较乱,但是我喜欢这个称呼。”

    云落这才真正放心,干脆跑过去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曹大哥,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

    “欢迎欢迎!曹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兄弟,叫孙大运。”

    云落将一旁手足无措的孙大运拉到面前,跟曹夜来介绍起来。

    曹夜来笑着说,“我听过你,杨清讲起过。”

    孙大运紧张顿消,瞧瞧,瞧瞧,这排面!白衣剑仙都亲口夸赞,了不起,了不起。

    不过他可不敢在曹夜来面前飘,虽然不知道这曹大哥到底何方神圣,但只要是云落的长辈,好像就没一个好惹的。

    就冲他敢直呼白衣剑仙大名的样子,舔就完了!

    “曹大哥好,我是小孙。”孙大运点头哈腰。

    曹夜来哈哈大笑,要不是之前杨清有过铺垫,自己刚才的情报上又看见这小子为云落挡了一剑,真不敢相信他能和云落成为兄弟。

    云落想起刚才的情况,疑惑道“曹大哥你早就到了?”

    “嗯,路上瞧见这俩小子,干脆就在这儿盯着了,他俩是我故意放走的。”曹夜来淡淡道。

    云落嗯了一声。

    孙大运一脸茫然,你们在说什么,没头没尾的,为啥要放走啊?

    可是,他虽然不知道,但他也不敢问啊。

    还好,曹夜来似乎知道他的疑惑,开始解惑。

    “这俩是清音阁的杀手,实力不高,恰好只有通玄境巅峰,你知道为什么吗?”

    云落点点头,“试探。”

    “对,试试你的深浅。”曹夜来赞许地拍了拍云落的肩膀,叹了口气,“不过若是你不争气,直接被弄死了,相信他们也会很开心的。”

    孙大运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

    云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曹大哥,我们走吧,孙大运快要破镜了,我们得去巴丘城找个地方。”

    曹夜来笑容玩味,“一会儿你就不在乎他破不破境了。”

    云落愕然抬头。

    孙大运眉头一皱,这老小子说什么呢,虽然你是前辈,怎么能这么说我兄弟呢,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正想着,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