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声盯着陆锦柏看了一会儿,不确定道“你确定?”

    “凭借我丰富的经验,只要这个女人正常,就可以搞定。除非……”陆锦柏很机智的停下来,偷偷看了一眼陆寒声。

    从陆寒声的神情中,他已经得到答案。

    “好了,二哥,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陆锦柏慢悠悠的起身,调侃了一句“二哥,祝你今晚好运。”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陆寒声突然开口,“锦柏!”

    “还有事?”陆锦柏停下来。不解的看着他,“二哥,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制造浪漫吧?”

    “不是。是有件事请你帮忙。”陆寒声笑的十分奸诈,让陆锦柏想要立刻逃走。

    “二哥,我还有事,改天再说吧。”陆锦柏说着就要开门溜之大吉。

    但可惜的是陆寒声不给他机会,“你要是敢迈出这个大门,以后就别想……”

    “我突然想到事情已经取消,所以我现在没事可做,二哥,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别跟我客气!”陆锦柏不甘心的收回迈出的腿,笑的一脸谄媚的讨好道。

    陆寒声非常满意他的态度,傲娇的重新坐回到真皮座椅上。

    陆锦柏真想撕掉他虚伪的面具,但想到他们的关系,还是忍了下来。

    “二哥,说吧,我洗耳恭听!”陆锦柏玩世不恭的看着陆寒声。

    陆寒声也不跟他客气,直接说道“你知道我今晚要做什么,所以你帮我带一下宣宣。”

    “啊?不是吧,二哥,我……”陆锦柏一想到江辰宣那副小大人的模样,就脑子大。

    “我是提前让你扮演一下当爸爸的角色。”陆寒声煞有其事的说着。

    陆锦柏却苦笑道“算了吧,我可是不婚主义者!”

    “不婚可以,但是孩子还是要要的。我跟你说,小朋友有多可爱……”

    “停!”陆锦柏毫不客气的打断,一点面子都不给,“二哥,你不用浪费口舌。我会帮你带一晚上的宣宣,但也只是一晚上。”

    “知道了。那你四点半的时候,记得去幼儿园接宣宣!”陆寒声将幼儿园地址写下,递给陆锦柏。

    陆锦柏看了一眼,便将纸条收起来,“放心吧,今晚你和二嫂好好交流感情,宣宣就交给我了。”

    陆寒声满意的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陆锦柏指着他,笑着打趣道“你还真是过河拆桥。”

    “稍后我会给你赚三十万。”陆寒声大方道“这是我私人的钱,不用还!”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二哥!”陆锦柏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和陆寒声借钱,自己开的那个俱乐部建设初期,需要大量的投入,而他老爸老妈又非常反对,所以根本不可能给他资金上的支持。所以他只能求助于陆寒声。

    陆寒声在他离开之后,就给吩咐助理去操办。

    四点钟的时候,陆寒声来到江映月办公室门口。

    “进来!”江映月停下手里的工作,抬头进来的陆寒声,下意识的想要避开。

    陆寒声朝着江映月走过去,“该接宣宣了。”

    “啊,这么快?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不如你先去接宣宣?”江映月拿出事先想好的借口来拒绝陆寒声。

    陆寒声直接将她的笔记本电脑合上,“我是老板,我说了算。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为止。”

    “不可以这样的,让别人知道,会……”江映月试图说服他。

    可惜,她忘了陆寒声的霸道。

    “我现在这么没用?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不是,我是……”江映月还想找托词。

    但是看到陆寒声伸手要拉自己,吓得连忙把手缩了回去,紧张道“等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好。”

    说完,不敢去看陆寒声,神色匆匆的胡乱收拾了一下,便往外走,“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陆寒声看着她慌乱的背影,心中的猜忌更甚,总觉得和陆锦柏那小子说的有点不一样。

    带着满心疑惑,他们去了地下停车场。

    车上的气氛很是尴尬,江映月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全程不说一句话。

    好几次,陆寒声想要打破这份安静,可是每次开口前,都被江映月那份淡漠的神情打住。

    终于,在车子拐弯的时候,一直神游的江映月有了反应。

    “这不是去宣宣幼儿园的路!”江映月紧张的扭头看向陆寒声。

    陆寒声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我知道。我已经让锦柏去接宣宣了,我们先回家。”

    “为什么?”江映月不解的追问道。

    陆寒声很自然的想要去握她的手,却被江映月避开。

    他尴尬的收回手,无奈的笑笑,“等回去你就知道了。”

    江映月下意识地蹙起眉头,有些不安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陆寒声被她的紧张逗笑,“你不要这么紧张,宣宣很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为什么会让锦柏去接他?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接他放学的吗?如果宣宣看不到我们,会担心的,那个小孩子缺乏安全感,稍有不对劲儿,就会……”

    江映月一下子话多了起来,神情也比之前更加紧张。

    “停车,我要去接宣宣。”一番说辞之后,她见陆寒声没有要停下车的意思,当即厉声呵斥。

    “别担心了,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陆寒声安抚着她。

    “我说了让你停车!”江映月情绪有些激动,冲着陆寒声吼道。

    陆寒声耐着性子,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

    可惜,江映月好像听不到一样,在见到他没有停车的意思,像疯了一样,就要过来抢夺方向盘。

    陆寒声眼疾手快,在她出手之际,将车停下来。

    “江映月,你抽什么疯?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一直压着脾气的陆寒声终于爆发,冲着江映月大吼道。

    江映月愣怔了一下,随即就要去开车门。

    陆寒声见状,当下拉住她,不再回避,质问起来,“昨天,苏晚舟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有这么大的变化?”

    闻言,江映月背脊僵了一下,原本激动的情绪也冷静下来,缓缓转身,对上陆寒声,“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