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一章:温家有子正年少
    冷,这是温暮轩对这里的唯一感觉,哪怕他的周围火光冲天,哪怕他的身上被溅满鲜血,也挡不住这种刺骨的寒意。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温暮轩迟疑地触摸着战场,人,树,物,看似真实却又像幻影一般。

    寒芒闪耀,术法连天,爆炸声与叫喊声充斥在他的耳边,天地破碎,强者碟血,生灵涂炭。温暮轩跨过无数尸体想要寻找离开此处的道路,可多次失败的经验告诉他,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去的路。

    忽然,一声暴喝自身后传来,如惊雷般炸响在耳畔“魇祖,你还不降吗?”

    温暮轩猛一回头,只见天地之间有一金袍男子负手而立,神情不怒自威。其周遭有无数人影御空环绕,但都不敢靠近。

    “尔等能奈我何。”

    金袍男子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令周围之人脸色大变,其中一些更是被打成重伤,萎靡不振,几欲逃时,另一个浑厚的声音幕然响起。

    “魇祖,你有怨气冲本座发便是,何必为难这些小辈。”

    那名唤魇祖的金袍男子闻言冷笑,指天大喝道“阳玄子,本座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操纵,你残害本座弟子,还想要本座的道法,本座岂能让你如愿。”

    “你的法对计划至关重要,老夫怎能放过,而若不是你起了妇人之仁,行那逆天之事,老夫又岂能得手,魇祖,你还是识相一点,交出来吧。”

    此言像是戳中了魇祖的软肋,那双睥睨众生的眼睛竟然泛起水雾,嘴里喃喃自语,只可惜温暮轩无论如何都听不清魇祖说了什么。

    “我,认识他吗?”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温暮轩迟疑着想要找寻答案,然而一声轻叹从天而降,苍老的声音响彻天地,如同大锤一般敲碎了这片世界,就连他也被震昏了过去,但昏迷前一刻,那个声音似乎又说了什么,可是温暮轩只听清了最后一句。

    “你,还不该来这儿。”

    再次睁开眼时,温暮轩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房间中的檀香气让他慢慢回过神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少年缓缓地坐了起来。

    “又是这个梦。”

    温暮轩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为何,这几个月经常做同样的梦,虽然他也知道身在梦中,可看着那些画面,却总感觉心里堵得慌。

    下床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心中烦躁的他在房间里胡乱翻找了起来,本想要寻些解闷之物,可不知为何,他的目光却最终落在了前几日偶然翻出的那本古书上。

    这本古书因岁月太过久远从而有些残破,字符都用的是古文,不知是哪位祖先心血来潮买回的,所幸这书中文字虽与当世不符,但温家乃是书香门第,哪怕今时今日已然式微,些许古字也难不倒他。

    “据此书记载,凡荒魇大陆修仙者,分阳修与阴修两大类,阳修以天之灵力为本,阴修则以地底凝聚的怨念为本,看来两者的修炼方式也是截然不同啊。”温暮轩对于这本书所讲的内容越发好奇,又翻了几页,却发现自己做的文字注释已经到头了。

    “好吧好吧,反正禁闭期间我也没别的事可干,慢慢来,正好解闷了。”温暮轩认命的叹了口气,摊开堆在桌子上的古文注解,逐字对译。

    “我看看,这个字是‘灵’,这个字是‘怨’,按书上所说,灵气轻,因而聚于天,故阳修需要以秘法沟通天道,汲取灵力以供修炼,怨念重而沉于地底,故阴修需以自身为媒,驱动秘法吸取地底怨念,再辅以功法净化修炼,额,怎么感觉这个什么阴修之法这么瘆得慌呢。”

    说巧不巧,看到此时恰好有一阵冷风袭来,温暮轩不由得一哆嗦,慌忙狂饮了几杯热茶,神色才恢复了一些,心底暗中决定绝不触碰这什么阴修之法。

    不过受到惊吓的不止温暮轩一个,在他门外的几个仆人同样吓了一跳,只不过他们害怕的是温暮轩……

    “少爷好像醒了,你去问一声。”一个中年男仆推了推旁边的人说道。

    “我不去,上次就是我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爷给骂出来了,那声音大的差点把我给震聋了。”

    “你算好的了,我上次给少爷送晚饭,就因为开门前没说话,直接挨了一个花瓶,让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啊。”

    “咱们也是倒霉,碰上这么个主子,明明就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脾气还那么差,也就生的命好,我听外面议论,都说这温家迟早要坏在这没用的少爷手里。”

    “行了,你们小声些,少爷虽然的确顽劣平庸,但说来也是可怜,整日被关也就罢了,二小姐也不在府中,没人说话,自应是烦闷些。”

    “说得好听,要不你进去?”

    “别啊,我,我身子弱,还是你去合适。”

    “你去吧,下回我去。”

    ……

    几个仆人开始还是小声争执,到后来愈演愈烈,难听的话更是传进了温暮轩的耳朵里,不禁令刚刚平静下来的他勃然大怒,暴喝道“都给我闭嘴!”

    几个仆人被这一声怒吼吓得打了个哆嗦,转身就跑,没办法,这个少爷太吓人了······

    “这些家伙,整天看见我就跟看见坏人似的,我有那么吓人吗,像我这么一个人见人爱的少年,这个世上也没几个吧。”温暮轩瞟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从心底感叹自己的命运。

    “一天到晚连个来看我的人都没有,上天啊,你真的忍心看我一直困在这里吗,带我走吧,呜呜呜~~嘿,今天真没人了,也罢,反正我也不想出去看他们那副嘴脸,如此也好。”

    想起那些明明看不起自己却又要装模作样的嘴脸,温暮轩神色中多出几分怒意,心烦意乱的扔下笔,生起闷气。

    “不就是不想参加科举嘛,我除了参加科举之外别的事都做得很好啊,至于整天关我禁闭吗?”温暮轩不满地嘟囔着。

    说来也怪,他们温家世代从文,可身为嫡子的温暮轩虽天资聪慧,涉猎广泛,但却唯独不喜观圣人之言,对家族事务也不上心,沉迷于“旁门左道”中无法自拔,药道,算术,打猎,无一不精,十几年下来他几乎翻遍了所有杂记野史,可对那些官场之术却是嗤之以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日久了,整个金林城都知道温家出了个废物少爷,明里恭敬依旧,暗中却都等着看温家的笑话。

    “罢了,罢了。”

    心知郁闷也是无用,温暮轩终究还是重新将笔拿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译着书中的文字“‘心’,‘桥’,‘秘法’,心桥秘法,诶,这难道就是那所谓与天地沟通的秘法吗?”

    温暮轩按耐住心底的激动,仔细核对每一个文字,渐渐地,一个崭新的天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以心之力与天地沟通,连天摄灵,接地聚念,不对啊,这秘法怎么既能吸取灵力又能吸收怨念,这不应该是两种秘法吗,这书难不成是假的?”温暮轩困惑的眨了眨眼,有些质疑这本书的真伪。

    殊不知这若是让其他修士看见了,一定会嫉妒的双眼通红,因为在荒魇大陆人尽皆知接引秘法是修士修炼的根本,没有秘法根本就无法吸收到灵气和怨念,要成为修士那更是妄想。

    而在世间仅存的三类接引秘法中,桥类秘法在各方面都占尽优势,所以几乎所有此类秘法都被世家大宗把持,一般人根本得不到,而这心桥秘法更是在千年之前就已失传,

    “此法乃吾主所创,共分天灵、地念两卷,分供阴阳两修研习,而欲融合贯通者,非有吾主之资不可成,万物各有缘法,人心难测,福兮亦祸兮,故一旦练成本法,切莫外露。”

    “原来这个秘法分两卷,还好还好,这不是‘地念桥’,上面说不能在人前显露,看来我得去偷偷地练,祸兮福所倚,这次这紧闭关的值了。”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月,温暮轩每天按照书上的方法修炼,第十四天时,他运转天灵桥秘法,一个模糊的桥墩的幻影慢慢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凝神细看,上面赫然有六条龙纹。

    见此,温暮轩心中隐隐有通明之感“所有接引的灵力秘法都是一劳永逸的,通道一旦建立,终生不断,而与天沟通的关键在于精神力,精神力强则沟通获得的灵力也多,所以说这天灵桥的修炼其实也就是对自身意念的磨练,只有精神力够强,这桥墩也不算难炼。”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温暮轩对修炼愈发痴迷。三个月里,他几乎疯癫,以秘法所述不停的锤炼自身意念。此刻的他已经凝聚了五个桥墩,依书中所言,只要在凝聚出一个桥墩,他就可以凝聚出属于自己的灵桥,甚至可以到达阳修的第一个境界,固灵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