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十五章:明火熄,暗潮涌
    向流风的态度倒是让温暮轩微微一愣,显然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痛快地认输,以至于让他后边的计划都无法施展,不过很快,一道精光便从他的脑中划过。

    “诸位,这位向流风向大少爷曾经对家父出言不逊,更是想要染指本少的未婚妻子,刚刚又仗着修士的身份想要辱我人格,若不是本少已经修炼到了固灵三阶怕是已然死在这厮手中了,既然大家刚才都想维护这厮,那我且问问大家,此人到底该杀不该杀?”

    话落,原本喧嚣的观众席鸦雀无声,虽然在座的观众们听不懂固灵三阶是什么意思,但是刚才那三个光点他们却是看到了,再看看向流风现在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就算是个傻子都能感觉出这温暮轩不好惹,谁还会去触这霉头。

    就连那几个刚才暗中煽风点火的闹事头头此刻也不知该怎么办了,他们原本都是干这种事情的老手也都经历过大风大浪,以这些人的手段,若是温暮轩今日输了则温家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温暮轩侥幸赢了也可以诬其作弊,到时温家一样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现在,他们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毕竟正所谓一力降十会,面对一位堂堂正正击败对手的修士,任凭他们巧舌如簧也都无济于事,因为宗国法规明令,修士不可辱,平民违者斩,达官贵人违者,与欺君同罪,九族皆诛!

    可就算自己现在不说话,那温家少爷想必也已经记住了自己的相貌,但凭自己之前所说的话,若是没有办法补救那后果恐怕……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回头望向自己的雇主,哪人再怎么说也是十二战将之子,想来应该留有后手,那温暮轩就算再猖狂也不敢直接跟吴家作对吧。

    可此时观众席上哪里还有吴奎的身影,当感受到温暮轩身上的气势时,那厮便已然逃回了包厢,生怕被对方看到,而原本在包厢内的那名华服男子也早已回过神来,望着场内的那道桀骜不驯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可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就在此时,温暮轩忽然向他所在的包厢督了一眼,虽然没有任何动作,虽然他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但那个寒芒毕露的眼神却把华服男子吓了一跳,再回神时,他只觉得后颈发凉,额头上尽是冷汗。

    “公子,那温公子您怎么了,公子,您没事吧?”

    吴奎一进门可吓了一跳,自家主子平日里从来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怎么现在却被吓得魂不附体,难不成他也害怕那温暮轩了?

    华服男子此刻的确心中惊惧,毕竟他并不知道温暮轩为什么会突然看向自己,而且还目露杀机,不过吴奎的声音他终究是听到了,看了一眼同样被吓得惶恐不已的下属,他不禁叹了口气,斥责道“没用的东西,区区一个修士就把你吓成这样了,真是给本公子丢脸。”

    “属下该死,请公子息怒。”

    吴奎低下头,脸上依旧是那副唯唯诺诺的神情,不过心里却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家伙全家问候了一遍,明明自己都吓成那个样子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要不是看中了你的身份,我又怎么可能给你这种人卖命。

    “行了,我们走吧,今日这件事情是本公子看走了眼,那向流风若是死在温暮轩手里也好,否则,即使再弱那也是个修士,若是我们动手,少不得一番麻烦。”

    吴奎听到这话,忽然想起这次的最终目的,忍不住问道“那公子打算如何处理温家和丁家呢,这次我们的人安中散出了不少对他们不利的谣言,恐怕轻易没法善了啊。”

    “这个简单,让那些传递消息的人都闭嘴就是了,至于温家和丁家,”华服男子揉着眉心道,“这两家先不要动了,最近那老东西也不知是怎么了,四处招揽固灵修士,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如此一来,温家有了温暮轩便如同有了护身符,一切,从长计议吧……”

    华服男子却是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已在温暮轩的灵识监视之下,发现两人要走,温暮轩散去手中的诀印,一边在背后比了个方向,一边走到向流风身旁,冷声道“念你修炼不易,且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本少爷便饶你一命,若敢再犯,定叫你魂飞魄散。”

    说完,他转身而去,没有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也没有去找丁岚烟,只是冲那个脸上仍然挂着泪痕的女子微微一笑,又冲着她身后的站着的丁宏略一颔首,便带着小火花匆匆离开了坤馆。

    望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身影,丁岚烟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想起当年只身赶赴榕城时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忽然有些后悔了。

    “当年,真的是我错了吗?”

    “不,岚儿,你只是想的太多了,当年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丁宏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低声道“从小到大,你的心思虽然缜密但所思所想都是最容易猜的,当年如是,现在亦如是,而暮轩却恰恰与你相反,这个明面上不思进取,只知胡闹的孩子,才是最难让人看懂的那一个,你啊,想多了……”

    “什么,你说当年暮轩哥哥他早就知道我要走了,而且也没有生我的气,可,这怎么可能呢?”

    “一切皆有可能,乖女儿,听爹的话,这一次,你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暮轩那孩子肯定是早就有了计较,这件事情说不定才刚刚开始……”

    丁氏父女的对话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传进了其他人的耳朵,也是因为听到了这番话,向流风才终于明白了刚才温暮轩为何要放过自己,又为何用了灵识传音那等耗费心神的高阶术法跟自己说那句话“今晚酉时,如想活命,城南暮光酒馆一叙。”

    “提出生死战却又不杀我,叫我前去却又威胁我,温暮轩,你到底想干什么?”

    留在坤馆的人心事重重,离开坤馆的温暮轩却已然在一处无人之地坐上了等候已久的马车,不过他并没有急于赶往城南,反而是先去了由宁峰镇守的东城门。

    马车匆匆向东行去,单曲并没有走直线,而是左绕右拐,似乎在躲避什么,当然,没有人会注意到,就在这马车拐过一个小巷子时,一个人影已经窜到了车上,那人拿下了黑色的假短发,一头飘逸的紫色长发如瀑布一般坠下,再配上精致的五官,不是梦瑶还能是谁。

    不过温暮轩对她的出现一点都不意外,此刻的他双眼半闭如同假寐一般,低声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你装什么装,不就是打赢了个固灵一阶的修士吗,给本姑娘起来,累死我了,再不起来你就别想知道那两人的去向了。”梦瑶没好气的

    梦瑶的话让温暮轩一秒破功,之前的颓然形态荡然无存,恭恭敬敬不说,还从怀中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点心递给了梦瑶,见对方觉得味道不错,方才满脸堆笑的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梦瑶一边舒舒服服的吃着糕点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道“本小姐出马还能跟丢,喏,就是这个地方了。”

    温暮轩暗搓搓的接过纸,扫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催动灵力将那张纸化成了灰烬,随后又恢复了假寐的状态。

    “梦瑶果然厉害,要不是她我还真想不到竟然是你那个家伙在暗中跟我作对,不过就算你身份显贵,但这次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虽然不知道你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这里可不是皇宫之内,这里,是金林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