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二十章:年少无知方轻狂
    虽然但要练成了,但温暮轩却忽然发愁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这药丸这么大,要怎么样才能塞进公孙长乐的嘴里并让他咽下去呢,可别毒还没解开人先噎死了。

    “对了,用水化开灌进去呗,对,灌进去!”

    心念至此,温暮轩连忙寻来一杯白水,用灵力将丹药打散撒在水中,可每当他费力掰开公孙长乐的嘴想要灌药时,后者的嘴便会立刻紧紧闭上,到最后更是掰都掰不开了,无奈之下,他一咬牙一闭眼,只听“咔嚓”一声,公孙长乐的嘴终于打开了。

    “我明明是在救人啊,可怎么感觉有一种负罪感,老三,你可别怪我,都到这份上了,咱宁舍下巴不舍命啊。”

    虽然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得见,但为了心安,某人还是一边念叨一边把混着丹药末的水灌进了公孙长乐嘴里,当一碗水全然灌了进去之后,温暮轩一直停留在公孙长乐体内的灵识立刻察觉到那些被毒液染黑的经脉正在逐渐恢复正常,看来文鼎炼的丹药有用!

    发现这一点,温暮轩心中悬着的最后一块石头也落了下来,不过现在似乎自己还制造了一个新问题……

    “咳咳,高不行,一会儿还要炼丹,现在还不能让他们进来,那啥,梦瑶啊,你会接骨吗?”

    站在文鼎旁边上下打量的梦瑶诧异的抬起头,盯着温暮轩说道“你不是有灵识吗,照着安上不就好了?”

    “哎,你这办法好啊!”

    当然,任谁都有个第一次,有的人第一次吃饭都能噎着呢,更何况是一个没学过接骨的人第一次在无指导状态下进行这种细微操作,那接出来的形状可谓是千奇百怪,不过也无外乎向上下左右四个方向歪斜,倒也不算毁容。

    幸而上百次后温暮轩忽然灵光乍现,无师自通,再次卸下长乐的下巴后向着正中间轻轻一推,后者的下巴终得归位,当然,也是在这时,某人方才看到那双不知何时睁开的幽怨的双眼。

    “我滴个天啊,长乐,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死死盯着吓得一骨碌滚到榻下的温暮轩,公孙长乐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用虚弱但又满含怨念的声音低声道“大,大哥,我刚,刚才就醒了,这,这也太太疼了。”

    虽然温暮轩也很有自知之明,但被自己的兄弟兼病人当面如此抱怨,饶是他脸皮再厚也有些顶不住了,本能的举手要打,但公孙长乐却想是提前算好的一样,这边他刚抬起手,那边便立刻晕过去了,若是被不知情的旁人看了,某人肯定又要背起一口特大号的黑锅了。

    “嘿,你这家伙,你大哥我风尘仆仆从宫外赶来救你,好不容易把你从鬼门关上拽回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小子可倒好,讹上我了是不是?”

    温暮轩一时间气的头冒青烟,不过抬起的手掌终究还是放了下来,收起已经恢复原样的文鼎,坐在桌旁疯狂的喝起茶来,不到片刻,一壶茶水已然被他喝的一点不剩了。

    看到他吃了这么大的瘪,一旁的梦瑶不禁捂嘴笑了起来,抱着小火花嘲讽道“慢点喝,温少爷啊,您又不是水牛,喝那么多水干什么吗啊?”

    “我生气不行啊,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本少爷现在可是一位有着大好前途的天才修士,浪费了这么宝贵的修炼时间过来救人,非但没有感激反倒是被这一家人给讹上了,老的拿小的跟我谈条件,小的呢,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抱怨,这还有天理吗?”

    “你这纯属活该,虽然修士在世间地位超然,但是能成为一国之君的那不说是老奸巨猾也都是心智如妖之辈,你跟他们纠缠什么啊,要我说啊,处理完向流风身后的那个人之后就赶紧走吧,你不是还急着修炼呢吗?”

    温暮轩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未等他说话一个小太监便端着一个大锦盒从门外跑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温暮轩面前说道“温大人,您要的东西虽然都找齐了但是数量上却少了些,不过这已经是国库和皇家私库内所有库存了,另外陛下让我转告您,那一战定在半月之后。”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告诉老头我知道了,下去吧,对了,三皇子的病已经好了,你去让御医来帮他好好调理,另外告诉他们皇子是中毒不是生病,要是再弄错了,我饶不得你们,等他醒了派人通知我,别忘了!”

    丢下这句话,温暮轩带着锦盒熟门熟路的走进了落樱殿的偏殿,趁四下无人他暗搓搓的打开了盒子,当看到那些种类繁多的草药时,某人不由得露出了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老家伙,没想到吧你,小爷我小时候可也是在国库中捣过乱,在私库里刻过字的一代少侠,归源决上写的那些什么天材地宝我们宗国国库里就有,哎,生不生气,我气死你,让你成天坑我,连书缝都用上了,为老不尊,活该!”

    然而,他还没得意多久,那个熟悉而又苍老外加有些欠揍的声音再次在他的心神中响起“小家伙,话可不能说得太早啊,念你年少无知,送你一句话,人笨就得多读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啊。”

    “老家伙你怎么又出现了,不过这次我可不慌,这些东西都是书上说要用的,你当我好忽悠啊?”

    “你好不好忽悠,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多看一眼也不会少块肉吧,不过,老夫友情提醒你一句,有的书是有正反页记载的哦,一会儿看完别忘翻页,别吓晕了。”

    听到这话,温暮轩虽然觉得对方是在吓唬人,但内心之中不知为何突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翻开书看看吧,不看会后悔的……”

    在这两种声音的夹击下,不到片刻温暮轩就放弃了挣扎,一边掏出归源决一边嘟囔道“看就看,我就不信回回都是我输!”

    当他翻到借源初期五行圣体的第二层火源圣体篇时,他仔仔细细的把每一个字都看了一遍,每一种天材地宝从名称到属性再到形状模样都别无二致,可为什么老家伙那么自信自己一定会去他说的地方呢?

    忽然,他想起老家伙刚才说的话,正反页,书的反面他也看过啊,明明就是空白一张,什么都没有啊,不过这火源圣体的修炼方法也太简单了,就把这些天材地宝准备好了就没下文了,确实有点不正常啊。

    “运转土源圣体,用沾有土属性的灵力覆盖空白处。”苍老的声音再次提醒道。

    温暮轩虽然将信将疑但却本能的照办了,褐色的灵力渐渐覆盖了整个页面,神奇的是真的有字从中显现出来,可看完那些字后,温暮轩用尽全力的向天大吼“天杀的,这是谁想出来的办法!”

    “安啦,小伙子,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比上次温度高点吗,咬咬牙,为自己拼出个未来,光明大道在向你挥手啊。”

    “你说得容易,这是温度高点的事儿吗,这是逼我去跳火山,火山啊!”

    “只是靠近修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吧,为了补偿你的精神损失,我送你份礼物怎么样,保准是好东西啊。”

    心知事已至此,温暮轩一咬牙一狠心,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份,不然对不起我的付出,对不起我的青春年华!”

    “成交,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话落,温暮轩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下一刻,两篇金光闪闪的文字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其中一篇是一道名为《揽星七步》的身法秘籍,至于另一篇,则是五组图画,画上之人手握巨鼎,气盖山河,每一组图画都是一套不同的动作。

    “老家伙,你这是又给我塞了一套什么东西,那什么身法也就算了,勉强合眼,这鞋跟小孩涂鸦似的东西又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什么绝世武功啊。”

    “嘿,臭小子有眼力啊,我告诉你这可是当年世间第一强者留下的不传之秘,现在便宜你了,可要用心参悟啊。”苍老的声音说的煞有其事。

    “你少忽悠我,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人家书上都说了,不论是法宝还是武器,那样式无外乎刀枪棍棒十八般兵器,你跟我说说这鼎是哪家的兵器啊,不对,它算兵器吗它?”

    “怎么不算,这鼎既能炼丹炼器、熬粥炖汤又可护人护己、杀敌破阵,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神器啊,不说别的,当仇人见面,不管对方用什么法宝利器,你拿出这一尊鼎扔过去,就算是砸也能给他砸死了不是,你说,这鼎是不是一尊恐怖的绝世神兵!”

    温暮轩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听完老家伙这番话却从心底感觉很有道理,沉吟片刻后他终于点了点头道“说得有理,那就这样吧,对了,老家伙,你这么神通广大能不能再我帮个忙,半个月后我有一场比试,但对方似乎很强,你能不能帮我悄悄把那家伙打残了?”

    “呵呵,你可真是个很有想法的小家伙,不过,修行一道可不能靠别人啊,必须自己努力才行,而且这只是我留在玉佩中的一缕灵识而已,从送你到现在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以后的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啊,再说了,我不是刚送了你一份威震天下的秘籍吗?”

    “不是吧,你也太不靠谱了老家伙,平日里坑我的时候那么起劲,一到关键时候就怂了,我们以后不对,从我拿到玉佩就在,好啊你,我想要换功法的时候你明明就能听见是不是,我被火猿满山追的时候你知道是不是,还有刚才,你……”

    “唉,这缕灵识快要耗尽了,老夫以后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跟小友这么快的交谈了,若得机缘,小友可来南魇一趟,老朽很期待到时你会成长到什么地步,有缘再会……”

    “老家伙,你觉得我现在还会信你的吗,赶紧出来给我解释清楚喂,喂,你个老家伙,这么坑的吗,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