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二十四章:万事俱,比武始
    宗国与红狼部落之间的这一战虽然没有故意传播,但金林城的各大世家公卿却是大都知道,只不过这些知情者的心思却都不尽相同,有人盼着,有人怕着,有人焦虑着,有人观望着,但不管他们想还是不想,比武的日子终究是到了。

    这天清晨,温暮轩早早地一个人溜了出来,带着小火花跑到了今天的比武场地斗法坛,当然,他并急着没有进去,反而在斗法坛周围的山野上转悠了好几圈,当在山坳之中看到了一顶绿色的破旧帽子挂在岩石之间后,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山下走去。

    再到斗法坛时已是日上三竿,见到外面的龙辇,他便知道老国主和满朝文武已然到达,连忙报出身份欲要进门,可刚踏出一步却又停住了。

    “道友既然来了,缘何不出来一见,莫非是害怕温某不成?”

    说着,他转身盯着右侧的一棵大树,双手抱前,不屑的说道:“难不成道友竟然有这种令人不齿的癖好,当真是令在下开眼。”

    “哈哈哈哈,温道友的精神力果然极强,在下佩服,”一身着灰色长袍,背负长剑的中年男子笑着从树后走出拱手道,“在下并非是要窥视道友,实在是红狼部落距金林山高水远,行了一路颇为疲惫,靠在树上只为小憩一二,还请道友勿怪。”

    温暮轩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但口中倒是没有落下:“虽是山高水远,但在道友心中恐怕早已将这繁华金林当作自家之地了吧,若非如此怎敢一人前来,不过,真要如此,道友还得先过我这关,请吧。”

    看着那道毫不停留的身影,灰袍男子嘴角微微上扬:“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修士,想来运气和天赋不差,倒是块好材料,比我那废物师弟强多了,可惜啊,哪怕你是天之骄子,今日也在劫难逃。”

    一前一后步入斗法坛,两人入眼便看到了不远处那被看台环绕的离地十余丈的煌煌高台,白玉琉璃所铸的“斗法”二字高悬于半空之中,周遭地面光芒闪烁,当真是玄而又玄,恢弘壮丽。

    就连灰袍修士也不禁赞叹道:“常听前辈们说起这斗法坛乃是千年之前的大能遗笔,专为修士斗法而立,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原本被震撼到的温暮轩听到他这话顿时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连这种东西都没见过,看来道友还是历练的少了些啊,别说这些东西,就算是更奇怪的我们家那老头子也带我看了不少。”

    别说,这话还真能唬人,灰袍男子身形微微一顿,似不经意的瞥了他一眼问道:“老头子,道友说的是你父亲?”

    “不是,是我那吊儿郎当的坑人师傅,你是不知道啊,那老头子坑得很,”温暮叹息道,“不瞒你说,我其实根本就不想修炼,可那老头子路过金林城偏说我骨骼惊奇天资过人,死活要当我师傅,而且他还养了头牛,一叫跟打雷似的,还有只翼展千里的鸟,哎,等等我……”

    虽然不知为何那灰袍男子突然加速,但温暮轩却是不急,饶他跑得再快有什么用,那十丈高台可不好爬,足有六百六十六阶台阶,要是不知道省力方法的话,就得慢慢爬了。

    然而事实却令他大跌眼镜,只见那灰袍修士猛然一跃落在了台阶之上,脚下步伐轻盈灵动,速度更是诡异的提升了一大截,看样子对方也是修习了某种身法。

    看台之上,坐在尊位上的公孙康平看到那灰袍修士速度如此之快,不禁有些迟疑,回头向温风儒问道:“温爱卿,你是我国久负盛名的大学士,可知那人为何速度如此诡异啊?”

    “启禀陛下,臣对修真之事并不了解但听犬子提过,说修士可用灵力加持自身,使得步伐轻盈,更有一种名为身法的修炼法诀专门用以提升修士的速度,所以此人必是用了这些方才能如此之快。”温风儒神色淡然的拱手说道。

    “呵呵,看来这红狼部落的靠山也不是个绣花枕头,不过这等办法虽然可以立威但终究会损耗自身实力,不智啊,”公孙康平摇了摇头道,“倒是不知道暮轩会怎么上去,他可是出了名的爱偷懒啊,绝不可能亲自去爬这台阶吧。”

    果然不出他所料,温暮轩并没有傻乎乎的去爬那数百阶台阶,而是从玉佩中取出了一个极大地风筝挂在了身上,双腿在灵力的加持下猛然一跃,他和背上风筝顿时升至半空,向高台滑去。

    灰袍修士看到这一幕虽然也有些吃惊但心中却是十分不屑,堂堂修士,居然靠这些奇技淫巧,这温暮轩看来也不过是个半瓶子修士罢了。

    不过,虽然他看不上对方的本事,但却无法改变温暮轩比他先到达高台的事实,片刻过后,当温暮轩的风筝四平八稳的落在高台上时,灰袍修士才走完三分之二的台阶,端的是先来后到。

    待到灰袍修士登上高台。温暮轩已然等待多时,他盘坐在高台中央好似假寐一般地说道:“吾观道友一路风尘仆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再战啊,反正今日有的是时间。”

    “不必了,你我一战用不了那么长时间。”灰袍男子阴沉着脸说道。

    话落,他轻轻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双手猛然掐诀,两道白光汇聚而成的光刃呼啸而出,带着刺耳的摩擦声直奔温暮轩的要害而去。

    眼见光刃已至眼前,温暮轩却并不慌张,甚至连眼都没睁一下,只是伸出两只手,轻轻一夹,便挡住了两道光刃的去路,再一用力,两道光刃尽然化作尘埃矣。

    “道友,这偷袭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吧。”

    见温暮轩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势,灰袍修士说不吃惊那是假的,此时此刻,他又一次打量起对面的这个少年,他所见的这个温暮轩似乎和从自己师弟口中听到的那个富家阔少有些不一样啊。

    不过现在可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略一回神,他微微一笑道:“温道友,刚才是在下莽撞了,不过既然这一战已经开始了,还请道友认真对待,否则一旦输了,宗国说不定就要变天喽。”

    “变不变天乃我宗国之事,道友还是少操心这些,老老实实比完这场便是了,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天变不了。”

    话落,温暮轩双目猛然睁开,抬手掐诀,向着灰袍修士猛然一指,一道赤芒骤然飞出,速度之快,肉眼难查。

    然而灰袍修士好似早有防备一般,身法展开,踏着诡异的步子向一旁闪去,可赤芒速度太快,即便他即时闪开但左肩却仍然被擦到了一丝,逼得他不得不封住数处穴道,不过倒也无甚大碍。

    “温道友这招果然厉害,若不是在下修炼过些许粗糙身法,恐怕这次还真着了你的道了。”

    “哦,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