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二十五章:揽星动,圣体显,斩风动,文鼎出
    听到这声音,灰袍修士猛然一惊,不待反应过来,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道已然轰在了他的身上,震得五脏六腑颤动不已,四肢百骸痉挛不止,若非有功法护身,这一击说不得就让灰袍命丧黄泉了,不过饶是这样,他仍然被轰退数步方才停了下来。

    “温道友这一拳,当真厉害。”

    站在灰袍修士原先位置上的温暮轩原本还有些失落,怎么一拳轰过去这家伙连口血都不喷,但听到这话,他不由得微微一笑:“承让,承让,一点小聪明罢了,道友勿怪。”

    当然,某人的这番姿态落在看台上的人眼中却是另一番意味了,不仅老国主和温风儒脸上表情古怪,就连站在众人身后一位十六七岁的宫女也是有些忍俊不禁,这个不着调的家伙,刚数落完人家偷袭,自己就来了这么一出,真是唉。

    唯有一旁病恹恹的瘫在椅子上的公孙长乐眼前发亮,忍不住喊道:“温哥威武,打得漂亮!”

    可这一嗓子喊完不要紧,半个看台上的达官显贵都看了过来,就连擂台上也有两道杀气腾腾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三皇子顿时心头一凉,也顾不上什么体面不体面了,径直死命的咳嗦起来,一边咳一边虚弱的说道:“本皇子,咳咳咳,激动了咳咳咳咳,水,给我水,咳咳咳咳咳咳咳……”

    见那家伙如此积极自救,温暮轩倒也没关心那边的情况,而是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灰袍修士的身上,当然,虽然之前他没有注意对方,可灵识却是散出去了,若是再有偷袭什么的哼哼。

    然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把温暮轩吓了一跳,那灰袍男子竟然没有在疗伤反而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从中取出了一枚灰色的小石头吞了下去,这是闹哪样,打不过要讹人的节奏?

    “道友,不就是伤着了吗,我没往要害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吞石头啊,咱可不带这样的,你要是吃石头出了事可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灰袍修士听到这话差点没噎着,他果然没猜错,对面这厮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修士,连药石都不知道还吹别的。

    “温道友放心,我自是心中有数,若是真出了事也赖不到你的头上,”灰袍修士挺直身子说道,“不过接下来,道友可要小心了。”

    话落,灰袍再次施展身法一边拉开距离一边不断用光刃袭扰,他也不傻,刚才那一击很明显表示对方的肉身力量极强,若是近战反而对自己不利,自己胜在修为和身法,倒不如用这和术法压制对方。

    然而,这一次他又一次失算了,不管他如何移动,温暮轩总是能在数步之内追上自己,逼得自己与其正面对轰,更气人的是,自己的光刃竟然根本突破不了对方的防御,那双手臂就跟铁打的一样,光刃打在上面连个划痕都留不下。

    有人失意自然有人得意,灰袍那边焦头烂额,温暮轩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老家伙诚不欺我啊,这《揽星七步》号称练至精深可凭空而上,七步摘星,现在看来还真有的点意思。

    “哎,果然没有白受的罪啊,要是我真去火山走一遭,是不是还能更强一些。”

    正想着,温暮轩忽然福至心灵的向右侧掐诀一指,一道赤芒瞬间来到了刚刚移至此处的灰袍身前,此刻正直他身法用老,新力未到之际,见避无可避,灰袍咬牙之下拔出了背后的长剑。

    “铮”

    一点寒芒与赤芒骤然相撞,下一刻,出鞘的长剑竟然直接将赤芒劈作两半,直奔温暮轩门面而去。

    看到那长剑,温暮轩心中忽然感觉到一丝危险,当即脚踏揽星七步向旁闪退,并且全力催动土源圣体抵挡那已然邻近的剑光。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捂住了耳朵,待声音消失之后再看场中之时,温暮轩和灰袍修士已然分开,其中灰袍修士脸色略有苍白,似乎刚才的那一剑让他消耗不少,而温暮轩那边倒是神色如常,唯有手臂上多出来的那一道白痕格外明显。

    “好厉害的剑刃,道友当真深藏不露,竟然还有这等神兵利器傍身,若非温某皮糙肉厚,这一回合就吃大亏了啊。”

    说实话,温暮轩的确有些心惊,据功法所述,自己的土源圣体本就以防御见长,同等大境界内,哪怕是修为比自己高出一些的对手也不可能破的开,可这把长剑却是在自己全力应对之下差点成功了,看来,终究还是小看这家伙了一些,得动真格的了。

    然而他并不知道,此刻灰袍修士心中依然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柄斩风剑乃是临行前其师赐下的三品法宝,若是碰上一般的固灵修士,这一剑斩出不死也重伤,可怎么到这里却连这温暮轩的防御都破不开,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不过即便心已乱,灰袍表面上依旧处变不惊,他一边暗中恢复灵力一边淡然道:“这一剑只不过是给温道友提个醒,做人莫要太猖狂,下一剑,才是结束。”

    说罢,他猛然掐诀,周身衣袍无风自动,五大灵穴光芒大绽,猎猎作响间,众目睽睽之下,灰袍手中的长剑竟然悬空而起,剑身之上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剑气,将周围的空气尽皆斩开。

    看台之上,公孙州虽不知高台之上两人战况到底如何,但见自己师兄已然暴露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便明白这是师兄准备给温暮轩最后一击,不过自己这师兄平日里向来高高在上,今日竟然被逼到了这一步,看来这温暮轩的实力也确不容小觑。

    “不过又有什么用呢,任你修为再高也不过是个固灵罢了,待我师兄将你重伤之后,我倒是要看看你温暮轩能不能挡得住我的千军万马……”

    当然,如此浩大的声势,任谁都能看出这灰袍修士打算一击定胜负了,温暮轩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看到那五处灵穴光芒渐渐暗淡,他便明白对方这是要耗尽所有灵力完成这道术法,不过,固灵五阶又如何,谁还不是呢?

    想到这里,温暮轩轻咳一声道:“道友果然性情坚韧,直至此刻方亮出所有底牌,也罢,正好你我可以同阶一战。”

    说罢,他的身上也亮起了五处光点,光芒之强非但不亚于灰袍修士,甚至比之还更亮一些。

    看到这一幕,公孙州和灰袍修士皆是一惊,明明从他们得到的情报来看,这个温暮轩最多也就是个固灵四阶的修士,甚至上次坤馆战时他还是三阶,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破两阶?

    一旁的梦瑶对此却是毫不奇怪,先不说本身这家伙就是固灵四阶了,也不说血葡萄还有些残余药效,若是本姑娘有一尊会自己炼丹而且还自带丹方的鼎,还有从皇家私库中源源不断运来的天材地宝,我也能再进一阶,不,一阶少了,至少两阶。

    当然,温暮轩此刻肯定不知梦瑶心里的所思所想,毕竟他根本就没吃丹药,突破的这么快只不过是因为他的秘法太好罢了,此时他的心思,已然落在了那把剑上。

    “这么好的剑,落在对方手里可惜了,反正今天也要翻脸,要不想个办法拿过来,可是明抢似乎不好抢啊?”

    忽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当日文鼎收取火猿的那一幕,对啊,文鼎能收灵兽,小火花现在还在里面装着呢,那能不能收法宝呢?

    想到这里,趁对方术法未成,他连忙心念转动,跟自家文鼎沟通了起来,当然,原本他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实在不行就用鼎法给对方一下,打晕了再抢过来就是,可文鼎此刻却是非常傲娇的传给了他一段心法口诀。

    “鼎纳乾坤,不是,鼎啊,你这说的也太晚了吧,哪有现学现用的术法神通啊,再说了上回不是你自己独自完成的吗,怎么这回又要靠我了,啊,你说这家伙的级别比小火花它娘还高,需要我的灵力辅助,行吧,可是我没练过啊这你相信我,这,行吧行吧,拼一把!”

    这种种筹谋看似时间漫长实则不过瞬间,待到温暮轩取出文鼎之时,灰袍修士手中术法已成,此刻他虽心中有所疑虑,但却已是骑虎难下,只得顺势而为,左手掐诀右手向前猛然一推,那柄悬于身前的长剑顿时如同离弦一般破空而去,带着一身恐怖的剑气向温暮轩杀来。

    眼见事已至此,温暮轩只得死马当作活马医,当即双手结出一古怪印诀,心中默念刚刚收到的那段心法口诀,然而,每念一句他体内的灵力便少去几分,待到最后一句念完时,原本明亮异常的五大灵穴竟然有三处都变得黯然无光,而这些灵力则全都汇入了文鼎之中。

    当念完最后一字,一股危机感蓦然涌上了他的心头,温暮轩不再迟疑,双手结印变化,大喝一声道:“鼎伏乾坤,收!”

    话落,他身前的文鼎骤然升空,片刻之间体积膨胀了十余倍,紧接着,一股惊天动地的吸摄之力从鼎内瞬间爆发,将那破空而来的长剑死死缠住,然后者似心有不甘,见无法挣脱,亦将自身剑气尽数斩出,想要斩破这股莫名之力。

    可这不斩还好,一斩之下非但没有破开那诡异的吸力反而激怒了空中的文鼎,刹那间,文鼎表面绽放出一抹墨绿色的幽光,这光芒一经现世便让那把仍在挣扎的长剑剧烈颤抖起来,未等光芒降临便放弃了抵抗,任由文鼎将其收走。

    这诡异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灰袍修士更是吓得脸白如纸,毫无血色,就连温暮轩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家这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嘶,那老家伙一心坑我却不想还真给了个宝贝,诶,怎么心里有一种好开心的感觉啊?

    “咳,我说道友啊,”温暮轩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道,“咱们这一战还打吗,若是打的话,恐怕你需要换件兵器了,在下学艺不精,只跟师傅他老人家学了怎么收,却是不知道怎么把东西放出来,当然,若是我这鼎心情好也说不定能自己给你放出来,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