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二十八章:尘埃落定日,少年远行时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清晨,金林宫城外的无为广场内一片繁忙景象,无数民众更是早已等候在此,今日便是国主举办册封大典的日子,用以封赏在三日前斗法坛一战中表现英勇的一干人等,当然,更重要的是温家公子温暮轩也会到场。

    今时不比往日,这温暮轩现在可是名满金林的大英雄,大败敌国修士,血战逆贼,力保皇室平安,这一桩桩事迹已然传遍了金林城的大街小巷,当然,这也是皇室故意为之,毕竟同室操戈的这种丑闻,还是尽量不要外传了。

    然而,任谁都想不到这位大英雄此刻正乔装打扮,暗戳戳的在城门口来回张望,确定没有任何发现后,他中规中矩的排在了出城队伍的末尾,心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可还未等他接受出城检查,一声熟悉的轻咳便传进了他的耳中,不过温暮轩并不为所动,心中默念“看不见法诀”,妄图蒙混过关,毕竟他对自己的乔装技术可是很有信心的。

    但接下来传来的声音却是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暮轩啊,你说你修仙怎么也不学个易容术啊,也不掩盖一下自己的气味,你以为换身衣服别人就找不到你了?”

    那些排队出城的人一听这话顿时议论起来,毕竟温暮轩这个名字现在可是风云人物,要能见他一面那就了不得了。

    “哎,你说他说的是温暮轩吗?”

    “废话,叫暮轩还修仙的满金林城还能有第二个,赶紧找找,说不定人家一高兴赐卷仙术下来,你我也能修仙呢。”

    “真的假的,温暮轩真在这儿啊,哎呦,那我可得跟他好好聊聊,我们家闺女年方二八,长得水灵得很,要是他同意啊,那就是一桩好姻缘啊。”

    “大娘你行了吧,人家温家早就和丁家联姻了,哪里轮得到你来乱点鸳鸯谱。”

    “嘿,联姻了怎么了,皇上都有三宫六院,温暮轩他就不行有个小,而且我听说丁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保不齐她也乐意多个人解闷呢。”

    “娘,说什么呢,丢死人了~”

    听到这些人越说越没正形,温暮轩终于忍不住了,身形一闪,脚踏揽星七步,拽着站在一旁看戏的高兴窜了出去,直到跑进一无人小巷方才停了下来,气不打一处来的瞪着后者问道:“高老头,叫你养伤不是叫你养狗,你是不是整天没事干了,老盯着我干嘛?”

    “不盯着你,不盯着你都跑出不知道多远去了,再说了,我这么个岁数成天跟你东跑西蹿的,我容易吗我,”高兴大口喘息着说,“话说回来,你跑什么啊,不都说好了过了今天参加完庆典就放你走吗,这么着急干什么啊,你现在是国师了,要稳重些才好。”

    “别说这个,说起来我就来气,话本里的国师就没一个好东西,你们这是要把我黑化了怎么着,再说了,这左一个哭有一个要跟着的,不偷跑我走得了吗?”

    “少来这一套,赶紧,跟我回宫,大家伙都到了就等你一个了,还有啊,你要是现在走了,那个向流风和那个叫冯永的灰袍修士怎么办,那俩都不是凡俗之人,要杀要剐得你拿主意啊。”

    温暮轩心里也其实都明白,所以听到这话,哪怕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打消了现在就走的念头,垂头丧气的跟着高兴回了宫城,等到他换好了新得的国师道服匆匆赶到无为广场时,大典已经开始了。

    按照惯例,公孙康平先是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将三日之前的事情向民众悉数道出,而后又着重的点出了温暮轩的劳苦功高,一来二去竟是将罪魁祸首公孙州的事情掩盖了不少。

    当然,这最后自然是今天的主题了,在封赏了一干老将之后,他朝回到旁边的高兴点了点头,后者立刻取出一卷密封的圣旨,打开念道:“奉天承运,吾皇诏曰,镇北大元帅宁元正文韬武略,忠心耿耿,护驾有功,实乃朕之肱骨,今特封其为一品军侯,邑万户。”

    “宁家世子宁峰年少有为,骁勇善战,于战场之上亲斩敌首,居功甚伟,封为涟水县男,邑八百户。”

    “温家世子温暮轩身为少年但道法精湛,修为不俗,实为我宗国儿郎之表率,于此役中舍身为国,数次救朕于水火之中,虽是修凡有别然朕不可有恩不报,故而特封温暮轩为宗国国师,享不跪之礼,邑万户,钦此。”

    恭恭敬敬站在台上的温暮轩听完这道圣旨本能的想要抬起头,但因周围人太多最终还是忍住了,一直等到大典结束,民众散去,龙辇归宫后他方才气势汹汹的跑到寿平阁兴师问罪:“陛下,您也太抠了,竟给我些虚的赏赐,这马上就要出门了,你给的我都用不上啊。”

    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的公孙康平似乎早就料到这家伙回来,眼都不睁一下便开口问道:“暮轩,朕问你,你缺钱吗?”

    “呃不缺。”

    “缺奇珍古玩吗?”

    “呃不缺。”

    “缺侍女随从,亲兵甲卫吗?”

    “不需要。”

    “那你又可否婚配,身边还缺女孩子吗?”

    提到这件事,温暮轩更是连连摇头道:“不缺不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那你想要朕赏你什么啊,”老皇帝捏着眉心道,“不是朕不想赏你些好东西,但是朕能赏你的估计你都用不到了,这样吧,你啊,干脆还是先把那个叫冯永的带走得了,说不得他那里有你要的东西。”

    然而,温暮轩却是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陛下,我已经在昨晚把他给放了。”

    “什么,放了,你疯了,放了他万一再回来报仇怎么办?”

    “可不放的话,我们也许就要直面一位御外境的修士了,那可是比我高了一个大境界的家伙,比这个冯永还要危险得多,”温暮轩沉声道,“况且他愿意用一部功法和两部接引秘法换得生路,并立下血誓称绝不再带人来复仇,我想他总不能冒着反噬身死的风险骗我吧。”

    “当然,若是我修炼至御外境后再遇这御一门作恶定不饶恕,但现在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是韬光养晦些吧。”

    公孙康平沉吟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你信得过他,朕就信得过他,对了,话说回来,我还真有捡东西送给你,接着。”

    说着,他从怀内掏出一个锦盒扔了过去,温暮轩接住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就黑了:“老头子,我要出远门你就送我截树枝,这也太不讲究了,好歹整点天材地宝吧。”

    “行了,你就知足吧,”老皇帝叹了口气道,“朕这可是把皇家秘宝都送给你了,虽然不知有什么用,但祖上说了这树枝神秘的很,凭此可遨游整个大陆,你琢磨琢磨,总能悟出点什么的,朕相信你!”

    “我去,信你才怪,你个老头子坏的很!”

    “赶紧走吧,外面还有人等着给你送行呢,想要好东西,出去要去!”

    “啥,送行,不是吧,陛下,暮轩得赶紧走了,不然就走不了了,东西我存在温家了,你懂得。”

    说完,温暮轩也顾不得礼数如何,二话不说就从寿平阁窜了出去,但他却没有发现老皇帝的眼中竟凭空多了几分希冀。

    “或许,你就是那命定之人吧。”

    此刻,寿平阁外面已是站满了人,高兴,丁宏,宁峰,丁岚烟,公孙长乐等一干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都来了,就连自己早上便已告过别父亲也都过来了。

    “你们这是集体拦路送行,还是集体围剿抓捕?”温暮轩咽了咽口水说道。

    然而众人却是相视一笑,由宁峰为代表将一个大包袱塞进了他的怀里:“兄弟,自古以来,能成为修仙者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要去追寻大道我们又怎么能够阻拦你呢,这里面不是什么金银细软,而是一些药材还有丁叔说得对修行有帮助的东西,带着吧。”

    看着这些人的笑容,原本十分警惕的温暮轩此刻却是蒙了,但未等他缓过神来,一旁的高兴又拿出了一个明显是手抄体的本子。

    “暮轩啊,你这出门在外的也不能光靠那些神通术法,万一灵力耗尽了怎么办,带着这个,没事的时候多加钻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

    刚刚缓过来的温暮轩看到这个本子又愣住了,因为时常来往的关系,他对高兴的身世自是了解,这可是他们家族当年拼死保住的东西,居然,居然送给了自己。

    及至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高兴,他默不作声的跪了下去,高兴赶紧将他扶了起来,嘴上不忘笑骂道::“行了,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都等你回来。”

    “是啊,暮轩,你放心出去吧,我们都等你回来。”

    “嗯,孩子长大了总要出个远门,去吧,到属于你的天地去吧。”

    唯有丁岚烟双手攥得紧紧的,神色犹豫,似乎有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不过,即使她不说,温暮轩又怎能忘了她呢。

    “岚烟,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温暮轩不过众人的目光,拉着丁岚烟走到一旁,从玉佩中取出两本书说道:“这两本书你收好了,这一本是百花类的灵力接引秘法,这一本则是一卷功法,你且在家里先练着,若是突破了固灵境,一定要在短时间内练成功法,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明白了吗?”

    “暮轩哥哥,你,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岚烟,此间一别,再见便不知经年了,”温暮轩叹息道,“也许很快,几个月就能回来了,也许很慢,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回来,更有可能,我……”

    话未说完,他的嘴忽然被一只纤细的手堵上了,丁岚烟咬着嘴唇看着他,一双眸子柔情似水,然而她却是过了良久方才开了口:“暮轩哥哥,你别说了,烟儿知道拦不住你,五年前烟儿不告而别,一直心有愧疚,今日暮轩哥哥能够与我告别再走,已是对我莫大的安慰了。”

    说着,丁岚烟接过了那两本书,嫣然一笑道:“不过暮轩哥哥可要努力修炼啊,说不定我的天赋比你还好,一修炼起来很快就超过你了。”

    听到这俏皮的话语,温暮轩微微一笑,收起手中的包袱和书本,轻轻的抱住了丁岚烟道:“烟儿,我相信你可以的,一直都相信,以后凡事都要小心谨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愿意等我吗?”

    “暮轩哥哥,我,”丁岚烟小脸通红的说,“我愿意等你回来,而且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的。”

    听到这个答案,温暮轩笑着松开了少女的肩膀,又回身跟那些人招了招手后低声道:“我走了,希望下次再见时,我们岚烟还能记得我。”

    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拂过,丁岚烟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回神时,身边之人已然不见了踪影,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幻梦。

    “暮轩哥哥,其实烟儿从来都相信你是一个天才,一直都相信,你,一定要好好保重,烟儿修炼好了就去找你。”

    众人那边暂且不提,便说温暮轩这边凭借揽星七步的惊人速度离开宫城之后却并未取道最近的北城门而是径直赶到了南城门,出城往东走了二里地后方才停了下来,回身看向右侧的一处草丛,淡然道:“向公子倒是老实,没有做出那等言而无信之举。”

    草丛,一位身着白色衣衫的少年公子走了出来,向着温暮轩拱手作揖道:“温公子大恩,在下没齿难忘,既是您吩咐我在此等候,又怎敢违背。”

    听到这番话,温暮轩淡然一笑,忽然,他一掌拍在了对方身上,向流风猝不及防下只得硬生接下,刹那间,他喷出一大口鲜血,四肢百骸俱是无力,只觉得体内的力量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日,我废了你全身修为,权当报了你侮辱温家的旧仇,你,好自为之。”温暮轩说完身形闪动,转眼间已然消失不见了。

    不过倒在地上的向流风却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怨恨的目光,反而磕磕绊绊的轻声说了句:“谢谢。”

    一连跑出了十五六里地,温暮轩忽然停了下来,回头扫了一眼道:“出来吧,都跟到这里了,难不成你想这么一直跟在我后面?”

    话落,留着紫色长发的少女气鼓鼓的从一旁的树后走了出来,不满的说道:“有灵识的混蛋,干嘛不早叫我出来啊,一路上速度那么快,本姑娘差点就跟不上了。”

    “谁让你跟着我的,我这是出去修炼,你呢,你去干嘛?”

    “我也去修炼啊,身为你并肩作战的道友,有了好的修炼之地不想着我可不对吧,再说了,你都带着小火花了,为什么不能带我啊!”

    “小火花能老老实实的待在文鼎里,你能吗?”

    “我我又不是猴子!”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温暮轩无奈地说,“都跟到这儿了也不能让你再回去,走吧,反正多一个也不多。”

    “什么话,喂,我们要去哪儿啊?”

    “往北,西历国,藏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