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被坑修仙 > 第十一章: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吧嗒~吧嗒,吧嗒……”

    间隔不定的滴水声逐渐唤醒了温暮轩的意识,睁开朦胧的睡眼,挣扎着坐了起来,浑浑噩噩的看着周围刻着各种各样壁画的石壁,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刚刚自己不还是在森林里跟那群怪物级别的灵兽们殊死搏斗吗,怎么现在跑到这来了?

    “难不成我是被其中一个抓回洞穴了,不对啊,谁家灵兽能整出这么有文化氛围的窝啊,难不成这些年灵兽都开始学文化了,种族进步啊?”

    惊疑不定的他尝试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此时此刻只要他稍微用力,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会发出抗议的喀嚓声,每一寸肌肉都酸痛无比,更为可悲的是七大灵穴都空空如也,仿佛干枯的泉眼一般,身上的伤口虽然结了血痂但没有灵力,圣体无法运转,疗伤,呵呵……

    “不对,不对不对,我想起来了,我最后是躲到文鼎里了,这么说,这里是鼎内的空间,我们家鼎里还别真有乾坤啊?”

    想到这里,他强忍着剧烈的酸痛和无力感,吃力的暗戳戳问道:“鼎啊,这里是咱的地儿吗,是的话你就晃荡晃荡!”

    话落,整个地面微微颤抖了两下,这突如其来的地震终于是让温暮轩放下了心,看来自己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不过,外面还有一大群灵兽对自己虎视眈眈,说不定就有毅力大的一直等着自己出去呢,还是得想个办法,先恢复一下自身实力为好。

    “对了,鼎啊,梦瑶他们呢,我不是把他们也收进来了吗,人呢,我怎么没看见啊,不在这儿,在哪儿啊,哦,你是说你这里边地方不小?”

    感受到某鼎有些傲娇的情绪,温暮轩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鼎里哪来的这等神秘莫测的空间,但就这么一尊鼎,说破天能有多大啊,不过既然都在鼎里那就不急着见面了,反正也就是早晚的事儿,只要他们安全,自己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下了。

    “接下来就是自己的问题了,把我逼到了这一步,哼,不就是一群有点稀奇古怪本事的灵兽吗,本少爷什么场面没见过,还会怕了你们不成!”

    想到这里,温暮轩一脸凝重的拿出了收在万象佩中的火红色丹药,打量了一番后他缓缓将那枚丹药送到嘴边,可还没吞下去,他忽然瞪大了双眼,将那枚红色丹药重新放回了玉佩之中,不知为何,脸上忽然有了几分轻松,似是逃过一劫。

    “合着一人只能吃一次啊,鼎啊,你也不早说,这要是我再吞下去一颗那不就是白受罪不得好吗?”

    虽然温暮轩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可是没过片刻他就又犯愁了,虽然不用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再经历一回刻骨铭心的痛,但自己的力量在短时间却是没有办法恢复力量,即便是他一时间也有一种山穷水尽的感觉,难不成真要在鼎里待上个把月?

    忽然,一阵强烈的晃动让整个山洞都震颤了起来,好在晃动最为强烈的时候,周围岩壁上的那些画作突然绽放出柔和的暖光,这些光芒渐渐汇聚成了一个暖色的结界,将温暮轩护在当中的同时也撑住了山洞,使其停止了晃动。

    “文鼎,发生了什么事情,”温暮轩神情严峻的问道,“莫非是那些灵兽想要摧毁你吗,啊,不是啊,哈,你说咱们早就被一只灵兽给抓了,它,它抓咱们干什么,其他的灵兽呢,就看着它吃独食啊?”

    身在鼎内的温暮轩并不知道,在这一刻,他的文鼎和他都处在极为危险的境地,自文鼎被那只白色的雄狮扔进这片湖中央的浓雾中时,便遭受到了来自各方各面的猛烈攻击,空中的风刃,水中的陷阱,藏身于湖中的灵兽,甚至还有几道已不知何等境界的剑气都参与其中。

    幸而文鼎神秘无比,虽然一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但是却纵使有惊无险,那层覆在表面的柔和光芒就仿佛是一个可以吸收一切的黑洞,无论是风还是藏在水底的陷阱法宝,甚至于那几道仿佛可以斩开万物的恐怖剑气都斩不开那层光芒,不过却也让其黯淡了几分。

    这一切亦都落在了站在岸边的白色雄狮眼中,原本它是不抱什么希望,站在这里没有离去也只不过是因为怕温暮轩有危险而随时准备救援,不过当它看到文鼎表面的奇异光芒时,心中不禁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直到文鼎完全被雾气包裹,看不见后,它才回收回目光,不过也并未离去,而是卧在岸边假寐起来,虽是休息但余光还是密切地注意着周围,像极了一位守护者。

    “轩辕,这个孩子难道真的是你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吗,本座并不好奇你给人族留下了什么宝贝,我只是想知道当年的你在这里到底都看到了什么,能让你这位人皇始祖目光中露出那等遗憾的目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此时此刻躲在鼎内的温暮轩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的他再回过神来之时依然躺在了一片不深不浅的暖水池中,池内植被繁茂,周遭空无一人,唯有自己的文鼎静静地矗立在旁,但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与之取得联系,似乎对方睡着了一般。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文鼎怎么又没动静了,嘶,好痛啊,这身上的伤口这突然这么疼啊,该不会是这水里有什么东西吧,对啊,哪有植物能活在温水池里的,这里肯定不对劲,我得赶紧离开,得赶紧离开……”

    虽然想是这么想的,但是温暮轩的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了,这种猝不及防的意外让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为时已晚,甚至于连文鼎都来不及收起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过温暮轩并不知道。就在他彻底失去了意识之后,有一道虚无缥缈的人影从旁边的浓雾中缓缓幻化出来飞到了他的身边,望着这个躺在水池中的少年,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袍的他蓦然一笑,缓缓的伸出了手。

    可就在这一刹那,落在一旁的文鼎忽然发出一声嗡鸣,那道人影侧头看了它一眼,微微一笑道:“放心,孤若是要害他就不会出现在这儿了,只不过等了他这么多年,今日终见有些激动罢了,至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孤自然明白,但这份见面礼可是省不了的。”

    说罢,他蓦然一指,那暖水池中的水顿时从四面八方向温暮轩涌了过来,涌进了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甚至于透过皮肤进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之中,神奇的是,当这些温水涌入之后,温暮轩里里外外的伤势竟然全都愈合了。

    不仅如此,当他的伤势痊愈后,不断涌入的温水竟然化作一股股精纯的灵力涌入温暮轩体内干枯的七处灵穴中,很快,他的灵力竟然都完完全全的恢复了过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诡异万分,池内剩余的大量温水竟然还在向温暮轩体内涌动,甚至于在他周围都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就连那道人影都有些吃惊,因为现在的情形并非是他在推动,而是温暮轩在主动吸取池内的温水,且在他的身上除了之前的七处灵穴外,全身上下但凡是穴位的地方竟然都隐隐泛起了微不可查的光芒。

    “莫非,他想走那条路,可他是怎么知道那条路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