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末日生存大师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第二步棋
    既然第一步棋已经走完了,那么第二步棋又将会是什么?

    吴添感到了深深的困惑,虽然他早已明白自己面对的敌人究竟是谁,但却无法立刻对她采取任何措施,因为陈凡要留着柳菲钓鱼,如果现在立即动手,固然能剪除云溪市的一个祸害,却无法将隐藏在背后的秦家父子彻底剿灭。

    所以即便是知道了柳菲的身份,吴添也要假装完全不知道,这点让他感到很气馁,因为他并不清楚这个疯女人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

    见吴添一直在思考什么,杨振很识趣地不再说话,大概过去了两分钟,吴添才停止思索,对杨振说道,“试验基地需要多久才能重建?”

    杨振很为难地讲道,“重建基地倒是不需要多久,不过这场大火导致军方损失了大量科研人才,一时半会恐怕很难补救了,要凑齐这么多科研人才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吴添叹气道,“那就先放一放吧,接下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赶去处理,先不聊了。”

    吴添边说边朝路边的汽车走去,刚走到车门外面,杨振忽然神经兮兮地追上来,避开人群小声询问道,“为什么这段日子都看不见陈凡,现在局面这么乱,他应该出来主持大局才对。”

    吴添笑笑说,“陈凡还有别的事,短时间内你可能看不到他了,怎么,你有很重要的事想找他吗?”

    “那倒没有。”杨振摇了下头,十分无奈地说,“情况是这样的,自从上次我们离开死亡峡谷之后,陈凡就一直没有露过面,现在军方有一些人正在散布谣言,说陈凡被一个神秘的怪物打伤了,已经失去了保护云溪市的能力,所以……”

    听到这儿,吴添顿时明白了,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冷漠,咬牙说道,“这摆明了就是谣传,有人想动摇我们的军心!”

    “没错!”杨振挠挠头表示,“一开始我根本没把这种谣言当回事,因为陈凡就在城市里,只要他随便露个面,这些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可现在距离他回城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陈凡从始至终都未现身,所以谣言自然就不胫而走了。”

    吴添开始感觉到压力了。

    如今的云溪市主要有两面旗帜,一个是身为老首长的柳云山,整个军方都是他的亲信下属,只要柳云山不倒,军方的凝聚力就不会出现问题。第二重要的人就是陈凡了,因为整个军方现在都把他当做末日的英雄,正是因为陈凡的一次又一次出手,才能几次在最危难的关头瓦解云溪市的危机,在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简直把陈凡当做神灵一样有着狂热的崇拜感。

    可现在,他们心中的“神明”却一直闭关不出,连续一个月都未传出任何消息,军心动摇也是难免的事。

    吴添深吸了口气,用十分凝重的表情说,“陈凡目前确实不方便出现,不过他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希望在陈凡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能好好约束部下,不要让他们再传谣言了。”

    “行,我会照办的!”杨振点了下头,继而又疑神疑鬼地问道,“陈凡真的没问题吗?”

    见状,吴添也只能苦笑了。

    想不到就连杨振也受到了一些谣言的影响,这也从侧面验证了这些谣言的可怕。

    原本只不过是一次普普通的闭关,因为涉及到陈凡能否进化成三级战力的问题,所以军方高层选择了隐瞒这件事,却没料到会被敌人抓住机会,制造出足以影响士气的谣言,看来柳菲这丫头的心机够深的。

    吴添无法一切缘由告诉杨振,只能拍着杨振的肩膀说,“我唯一可以向你保证的就是,陈凡现在的状态很不错,也许当你下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恐怕会惊得连眼珠子都掉出来,不过更多的事我不能多说,希望你能理解。”

    杨振则是展颜笑笑道,“连你都这么讲,那我还有什么质疑的必要!”

    目送杨振离开,吴添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转身跨进了军车,这边的遭遇让吴添担心起了自己的实验室,急忙驱车感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发现一切如常,这才深深地松了口气。

    在实验室中忙活一天,吴添才想起昨晚不告而别,恐怕小雅又要生气了,赶紧结束了手上的工作朝住的地方赶。

    可刚把车停下不久,他却感应到自己住的房子有些不对劲,路灯下走出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人,正远远地朝自己招手。

    吴添只好推门下车,朝那个军人走过去,视线拉近,他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立刻笑笑道,“原来是小姜,你怎么会来我家等我?”

    对于眼前这人,吴添并不感到陌生,最近总能在柳云山身边看到他,想来也是柳云山的亲信人物,只是吴添不太能理解,这家伙大半夜跑到自己这里干什么?

    小姜却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吴添身边,十分紧张地说道,“不好了吴少校,首长出事了!”

    “出事了?”吴添先是一愣,困惑道,“你先别着急,柳军长不是好好的吗,能出什么事?我上午还……”

    “首长出事是在下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一旦晚上就发烧晕厥,现在的情况特别危险!”小姜露出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对吴添大声说道。

    吴添脸色一变,“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快带我去看看!”

    小姜立刻指着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说,“上我的车吧,我马上带你过去!”

    “行!”

    吴添二话不说,当即跟随小姜跨上了汽车。

    大概行驶了五六分钟左右,吴添感觉路径不对,心中存疑,余光瞥向正在开车的小姜,发现他眼神木讷,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挡风玻璃,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紧迫感,心中更是疑虑万分,不禁咳嗽了一声说,“这条路好像不对。”

    小姜一愣,偏过头笑笑说,“就是这条路,首长就在前面那家医院做急救……”

    吴添注意到对方说话的时候,眼神不自觉地往下瞟,尽管车厢视线不清楚,但吴添还是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神态变化,心中微微一凛,不动声色地说,“柳军长下午吃了什么东西,是谁送过去的?”

    小姜继续盯着挡风窗说,“我不清楚,只知道是中毒了,但不知道是中了毒,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毒。”

    这一下,吴添更确定了,默默攥紧了别再腰上的镭射枪,心中却忽然蹦出一个念头。

    难道这就是对方走的第二步棋?

    orishengcundas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