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总有温暖等着你 > 第三百五十六章:学着坚强
    周斌抱着扑进自己怀里的秦婉,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秦婉抬头问周斌。

    “培训结束了啊,第一时间就来看你了。”周斌慢慢帮她擦掉眼泪。

    “你知道吗?那个韩方掩藏的可真深,昨天白老师和我说年前他安排人威胁她和我套近乎,想要知道你的消息。

    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好可怕,身边的人都不可信了。

    我好害怕。”秦婉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周斌听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远比她的要惊险的多。

    “不要担心,我回来了,就算有事还有我会保护你的。

    放心好了。”周斌轻声说着,搂着她往幼儿园外面走。

    “可是那个韩方会不会再把你弄走?”秦婉担忧的看着周斌。

    “暂时应该不会了,本身我的工作岗位就极其缺人手,现在我刚培训完回来,半年内是可以不用参加培训的。

    你还记得吗,张老临终前为我担保不会再调动我的工作。

    所以你尽管放心。”

    听着周斌的回答,秦婉觉得有点羞愧,原本一个前途光明的刑警队长,因为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交警。

    会不会太自私了?

    “你以后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你应该是更喜欢刑警这份工作吧?”秦婉犹豫着问周斌。

    “你以后会不会嫁给我?你会不会更喜欢年轻的男子?”周斌调皮的反问着秦婉。

    “你讨厌!这是一个性质的问题吗?”秦婉伸手捶着周斌的胸口,羞红着脸。

    就这样,两个人嬉闹着到了门口,周斌的电动汽车停在门口。

    “悦悦是阿姨接走的?”秦婉突然想起放学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谁接走的悦悦。

    “我接的,你那个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呢看都没看我一眼,我觉得你不对劲,所以才又跑了一趟来接你。”周斌无奈的摇头帮秦婉系好安全带。

    “是吗?我真的没有看到你啊。”

    周斌没接她的话,他在想着一会回家和悦悦怎么解释。

    明明可以一起回家的,非要分成两次接,悦悦在回家的路上已经问过一遍了。

    周斌当时给的答案没有经过思考,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悦悦要是追究起来,真的不好自圆其说。

    毕竟悦悦已经六岁了,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白婷娜睡梦中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好像是被人在火上烤一样难受。

    她看看时间,下午五点半,这个时候弟弟还没有放学,爸妈也没有回来。

    摸索着想要起身找点退烧药,她刚站起身就跌倒,慢慢的意识开始模糊。

    当弟弟白言琅到家的时候,发现白婷娜躺在客厅的地上,七窍流血已经没有了呼吸。

    惊慌中,白言琅报警,并给爸妈打电话。

    警察很快就到达白家,看到尸体时不由震惊,这明显是被人下毒毒死的症状。

    刚到周斌家,和悦悦玩了一会的秦婉,就被自己手机的铃声给打断了短暂的欢乐。

    给秦婉打电话的是警察,在白家勘察现场的警察。

    听到白婷娜出事的消息,秦婉吓的手机都掉地上了。

    悦悦看到她清绪不对跑过来帮她捡起手机。

    “妈妈,怎么了?”悦悦眨着眼睛看着秦婉。

    惨白着脸的秦婉双手颤抖着,眼睛看着手机害怕的不敢去接。

    “爸爸,过来一下。”悦悦转头喊周斌。

    周斌出来看到秦婉的脸色,过来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蹲在地上抱着自己膝盖的秦婉,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地上。

    “白老师出事了。”秦婉哽咽的说出这一句话后就埋头痛哭。

    周斌愣了一下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慢慢抱起秦婉安慰她。

    “先不要难过,刚才是警察打来的电话吧?

    你先调整好情绪,我陪着你去把事情说清楚。”周斌冷静的帮她分析着情况。

    “韩方做的,肯定是他为了灭口做的。

    白老师很无辜,真的很可怜。”秦婉有点语无伦次的说着,双手紧张的捂住自己的心口,哆嗦着。

    “婉婉,先冷静,听我说。白老师出事的原因需要警察去调查清楚。

    在没有结果之前你不要有任何的猜测知道吗?

    想法都不要有,这样你会带骗警察的调查方向的。

    记住我说的话了吗?”周斌捧着秦婉的脸看着她问。

    秦婉泪眼朦胧的看着周斌“明明就是他,除了了韩方不会有其他人。

    白老师知道他的秘密,他害怕泄露就杀人灭口。”

    秦婉还在倔强的坚持自己的想法。

    周斌看着她,然后低头给了悦悦一个眼神,悦悦捂着耳朵回到自己房间去。

    秦婉还在碎碎念般的说着话,周斌直接用嘴堵住了秦婉的话。

    秦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着眼睛看着周斌的脸。

    周斌放开秦婉后看着她“你能不要说了吗?

    听我说,一个字都不能忘记。

    不要猜测等警察自己去调查,明白了吗?”

    秦婉点点头。

    “你要坚强点,不管白老师因为什么而不在了。你都要好好的,你有我保护不会有事。”周斌坚定的眼神让秦婉稍稍镇定下来。

    “他们让我去配合调查我好害怕。”秦婉委屈的说着,眼泪又冒了出来。

    “我陪你去,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没有问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多说,记住了?”周斌拍拍她的。

    秦婉木讷的点点头。

    “妈,我和婉婉出去有点事情,饭菜给我们留着回来吃。”周斌对着厨房喊,然后穿上外套拉着秦婉就出门。

    周斌直接带着秦婉去了白家所在辖区的派出所,那边的警察刚从现场回到所里。

    见到周斌的时候,他们都愣了一下。

    “周队长!”大家都很客气的和他打招呼,周斌低调的一一回应。

    “这位秦老师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我陪着她一起过来配合调查。”周斌认真的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的原因,他就是告诉大家只需要把他当普通人看就好。

    “原来这样,我们明白了。”派出所的几位警察们连连点头。

    例行公事的对秦婉询问了很多问题,主要是下午秦婉在白家报警的事情秦婉一时解释的支支吾吾,让警察起疑。

    秦婉求救的看着周斌,周斌摇摇头,秦婉“哇”的一声就哭出了声音,越哭越伤心。

    做笔录的警察,看着莫名就哭的秦婉吓的笔都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