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女仙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胡说八道
    来到门前,颔首微笑,青瑗的模样看上去极有礼貌,她柔声细语的情连余和药枝帮忙通报,说是要找师姐。

    药枝和连余倒也不是向着她,而是两人并不知道青瑗的真面目,也不知道青瑗与他们上修之间并不融洽。

    加上青瑗又是青絮的干孙女,这两人看到青瑗当然是格外礼貌。一听说青瑗要找自家上修,连余立刻敲门进去通报。

    门开着,药枝站在外头,正准备笑着客气两句,就听屋里传来自家上修不耐烦的声音“我不是说了,无论谁来都别打扰我?是哪一句你听不懂?打扰?还是无论谁?”

    连余在屋里连声道歉,出来后看着青瑗也是一脸的歉意。

    青瑗不慌不忙的笑了笑,对着敞开的大门道“师姐还是见一见我吧,我有重要的事要禀告师姐。”

    言瑾这边正数着自己已经做了几套衣裳了,被门外青瑗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给扰的一阵烦躁。

    她走到门边,也不看青瑗,只看药枝和连余两个,满脸的鄙夷之色。

    “你俩虽原是青絮师伯的童子,可如今既然拜了我为上修,便该专心为我当差。如今我的话你们不听,却把旁人的话当圣旨,我还留你们何用!

    “想来青絮师伯疼爱他干孙女,派你们来是侍奉她的,即便她看不上你俩,你俩恐怕也死心塌地的只认她是主子。

    “既然如此,你俩便随她去吧,我不要了。”

    言瑾说完,冲着大殿里喊了一声“金钩银铃”。金钩很快从屋里出来,询问言瑾有什么吩咐。

    连余和药枝见这阵仗,吓得忙连声求饶。可说是哀求,面上却有些不甘的神色。

    言瑾瞧着那两人冷笑道“可见是不服了。”

    金钩站在那,板着脸看着药枝连余,很是失望“且不说你俩如今跟了上修,该以上修的处境优先考虑。归元宗上至掌门下至弟子,有谁不知上修每日忙得焦头烂额。

    “你们不说替她挡了清净,竟还为了他人进去打扰。上修说上几句,瞧你们这脸拉的。难不成还说错你了?

    “你当上修为何又向仟禧堂求两个童子,真以为我和银铃当差不利了?便是因为我与银铃不能时刻守着上修,上修时常被人打扰,这才又要了你们来!

    “如今倒好,要了你们非但挡不住那热闹,还上杆子凑热闹去。上修不要你们,你们有什么脸色不满?”

    这话说的很直白了,金钩就是告诉他俩,叫他俩来,就是来看门的。这会儿门都看不好,他们就是两个废物。

    药枝连余怎么会听不明白,金钩说完两人皆是脸色一变。

    “可之前谭道友不也……”药枝还狡辩了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一声冷哼打断。

    金钩怒斥道“谭道友乃上修胞妹,又是上修专门向主峰讨来侍奉她的内门弟子,论身份既是亲眷又是童子,她自由出入自然是受了上修之令。

    “你若还要狡辩,我便问你一句,陈掌峰你可见过他来扰过一次?苍元峰其他亲传弟子,你可见过他们上门来过一回?宗门上下便是真有人有事要找上修,谁不是留书一封,待上修得闲了看完再回?

    “人人都怕扰了上修的清净,偏这青瑗道友三番五次的拿着借口想往里闯。我倒要问问,青瑗道友安的什么心,每每都想往上修卧房里钻,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一番话说得药枝连余两人皆变了脸色,两人也是才来不久,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如今听完金钩说的,两人回想了一下,发现金钩所言有理。

    他们这几日当差的时候,陈掌峰别说来打扰了,就是路过上修的房间也会刻意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往外走。

    而他们在这里的几日,除了谭喻琳能自由出入上修的房间,其他人还真的从来都没见过。

    “这……”药枝脸上有了一丝愧疚“都怪我们没甚眼色,扰了上修的清净,还请上修饶恕我们一回,再不会有下次了。”

    连余也连忙道歉,心中暗道奇怪,既然全宗上下都知道上修忙碌,谁都不会来打扰上修,为何听金钩的话里,青瑗还经常过来打扰。

    甚至她一心就想进上修的卧房,这实在有些蹊跷。

    连余用余光看向青瑗,见她一脸沉着冷静,心里又暗自纳闷,难道她真的有什么急事?

    青瑗看了看连余药枝,又看了眼金钩,轻笑了一声“哟,这一个苍元峰,都是师姐的人了?也是,师姐是个金贵人儿,连掌门师伯都要听师姐的摆布呢。

    “如今我不过听了个消息,是有关谭师妹的,想来禀告师姐一番。既然师姐不愿听,那就算了。

    “不过纸可包不住火,我能闻得此消息,想必别人也能。若是日后传开了,师姐被逐出师门,可别怪到我头上来呀。”

    金钩脸都黑了“胡说八道!”

    反正现在大殿里也没别人,青瑗也不管能不能进卧房了,当着几个童子的面,就笑吟吟的出招了“我胡说八道?你问问你家上修,是不是要毁了她妹妹的灵根啊?”

    三个童子脸上皆是一惊,银铃正开门,刚好听见这一句。他脸色微沉,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青瑗身上,悄悄地从走廊往偏殿的后门去了。

    “师姐还真是面上假仁假义,背地里害人不浅呢。也不知你给师父吃了什么药,竟还说动了师父替你动手。”青瑗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

    “人人都知道,谭家待你不好,你幼时在谭家受了不少苛待,谭喻琳又找过你的茬,你可别告诉我,你对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废她的灵根是为了她好呢。”

    药枝和连余也一脸震惊的看着言瑾,若真是这样,上修还真是心狠手辣呢。大掌殿明明说过,上修做事勤奋认真,待人和善有礼,这摆明了不是这么回事啊。

    言瑾不慌不忙看着青瑗,突然咧嘴一笑,笑得青瑗一阵发毛。

    “你还有脸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