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一花一酒锄种田 > 第127章:天天打打杀杀的
    花小朵眼珠一转,看看牛娃。

    “放过他们可以,我今日的损失也可以不追究他们赔偿。但是,他们得告诉我,是谁指使他们来菜市,砸我的摊子的。”

    其中一个人一听,急眼了,忍不住嚷嚷起来。

    “牛娃,你知道我们道上的规矩的,我们要是说出是谁,那我们兄弟以后还怎么在后街混。”

    “混什么混,你们现在就别想混了,自己砸自家兄弟摊子,你们是瞎呀。”牛娃说着又一人不轻不重地给拍了一巴掌,说是拍也就跟给他们掸灰差不多。

    其中领头的汉子嘟囔道“我们不是不知道陈兄弟这摊位是自己人嘛,知道了我们也不能这么干。不过这雇主是谁,就是牛娃兄弟今日你打死我们,我们也不能说,丢不起这个人。”

    “陈兄弟,您说一句,给兄弟我几分面子。这件事确实不好办,这几个兄弟就靠这个混饭吃的,真连雇主都出卖,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牛娃一边说一边给陈松使眼色,心道,兄弟,你不要当面问啊,你背后问我去给你打听不就得了。

    陈松看着牛娃沉着脸,不说话,他想看看小朵怎么说。这些人下手太狠,摊子掀了货都砸了。这可都是小朵的货,他不能随便给她做主。

    小朵看见了牛娃的眼色,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也没说话。

    大家一时都僵持起来。

    涂捕头在一边坐着一声不吭,既然他们都认识,不用他们巡捕房掺和最好。只是打架斗殴,又没杀人放火,他也不能给人定罪。

    牛娃这个人,在后街是特别的存在。

    后街打架斗殴杀人放火什么样的人都有,牛娃从不做犯法的大事。人却讲义气,碰上后街人打架斗殴他冲的比谁都快。他要养活他娘他媳妇他兄弟他儿子,经常出去帮人扛活打短工。整个九江城他路子最野,后街那些汉子要是出去打短工做苦力大部分都是牛娃带着。

    主要是后街名声太臭了,一般人不敢用他们,敢用的也不一定是什么好鸟。只有牛娃,他义气做事也实在,他出去揽的活介绍的人,在九江一般都能给几分面子,所以他在后街还是很有点威信的。

    就是不知道陈松和花少能不能给他这个面子,涂捕头也怕花少年少性子倔,她连通判夫人的面子都敢撅,这牛娃的面子怕靠不住啊,到时候就难办看。

    能内部和解最好,不能内部和解,他再来。

    “咳咳……”

    涂捕头刚想开口,陈松说话了。

    “事情我们可以不追究,不过……”陈松顿了顿,扫视了周围几个人一眼“今日之事,我不想再发生,你们后街能给我个保证吗?”

    这个保证有些大啊,九江也不是就后街这一批混混。要是别的城区人过来砸你摊位,难道我后街还要派人给你守摊子?

    “好,如果以后有不长眼的,你们就提我后街王老六的名字。如果还不行,那就叫人去找我,他们怎么砸你的摊子,我们兄弟一定给你们砸回来。”

    后街王老六和牛娃一样,也算是后街一霸。他家兄弟多,齐齐整整九个兄弟。娘跟生蛋一样,一年一个或者隔一年一个。他还有两个兄弟是一年生的,年头一个年尾一个。

    兄弟多家里就穷,想活下去就没少受罪,坑蒙拐骗偷吃扒拿,只要能活下去就行。

    等兄弟几个大了,日子就好过一点了,站出去就是兄弟九个,一般人不敢惹。今日,他家九兄弟就来了四个,都被打得不成样子。

    陈松点点头,只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他不知道牛娃给他使眼色是什么意思。不过涂捕头不想多事他也看出来了,这就是个有脑子有心眼的主。

    打架斗殴常有,你天天抓,巡捕房也关不下。一般涂捕头不追究给这些人几分面子,九江起码能安定个十天半拉月。

    谁天生就喜欢拿命去拼,还不是穷没钱吃饭被逼的嘛。

    涂捕头看事情差不多了,站起身不耐烦地挥手“都给我滚滚滚,当巡捕房是什么地方,来开会喝茶的来了,要不我去茶楼再给你们端几盘点心过来?天天打打杀杀的,除了打打杀杀,你们没点正经事情干了。”

    说着,涂捕头点着打架的几个,包括牛娃在内“以后,再给我惹是生非,爷关了你们。都给我滚,看见你们就头疼。”

    这些人,也是和涂捕头常打交道的。闻言嬉皮笑脸地拱手走了,也没提伤着了问花少要医药费。花少这边也没提,我菜蔬和果子被你们踩稀烂得赔我钱。

    大家这就算两清了?

    小朵和陈松慢了一步出来,涂捕头留他们说了两句话。

    小朵想买的山已经定下来了,如果连一起的三个山头一起买一千八百两。如果只要沈家庄后面一个山头,需要一千两。不是要价高,是大家都知道沈家庄后面的山靠近外围有价值。里面两座山属于深山,林深山陡一般人根本不敢进去。

    银钱三年付清,一年六百两。如果只要一座山头第一年四百两,后面两年各三百两。

    花小朵二话不说三座山头都买下,不过涂捕头也够意思,将山脚下荒地都给要来,一圈下来除了和异族接壤的起码也能开出好几百亩山地,就是费人力财力。

    陈松只震惊小朵能拿出六百的银子,其余一声没吭。山买下来,他觉得自己一年进山肯定能挣六百两。

    两个人一出巡捕房,就见沈家四兄弟和后街几个人隔着一条街大眼瞪小眼对峙着。

    一见陈松他们出来,牛娃立刻屁颠屁颠迎了过来“陈兄弟,小兄弟,我们可等着你们呢,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走,今日兄弟请客,大家一起去喝酒,不醉不归。”

    陈松指了指沈大和沈二“你跟我去。”又转向花小朵“你带这两小的去收拾收拾。”

    他知道牛娃为什么对他客气,那是他能打。他们几个为什么不争不吵,牛娃面子算一部分,涂捕头算一部分,另一部分,也是被他打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