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锦绣 > 第14章 逼着讲和
    其实这干粮是林小民在自己闭门不出的三天里偷偷送来的,就这样一直放在桌子上,没成想倒起了这样的功效。

    不错。

    不过那老两口倒是沉得住气,自己的儿子都被揍成这个惨样了,也不知出来劝解。说实话,自己过来这两天,也就成亲当天见过老两口,他们冬眠了吗?

    罢了,不想了,只要不找自己的麻烦便好。

    林锦绣不知,那老两口也是被王莲花揍怕了的,除非情不得已,一般不会出门。家中里外都是王爱莲张罗,当然,她张罗的还不如不张罗。

    惨叫怪声一声高过一声,林锦绣嘴角弯弯,多么美妙的声音啊。

    翌日,林锦绣出门,便见那唐大一瘸一拐走了出来,见到林锦绣下意识想凑过来,却不知想到什么,猛地后退,见鬼一般看着她。

    王莲花不知,自己可是知道的,那些干粮并不是自己送的,记得林锦绣说过,她不用吃饭,难道她真的是鬼,不仅不用吃饭,还能变出干粮来陷害自己?想到这儿,唐大脸色突变,一瘸一拐地拖着肥滚滚的身子匆匆回屋去了。

    林锦绣无语摇了摇头,出了院门。

    其实唐家村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背靠青山,村前有水,山上绿树成荫,河中鱼儿欢腾,抛开几个令人烦忧的人不说,搁到现代,绝对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

    闲庭信步,林锦绣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些皂荚树下。望着眼前成片的皂荚树,林锦绣眯眼,不仅养生,还生财啊。

    林锦绣往皂荚树林里走了些距离,不由讶然,在树林的中央位置,竟然有一个小茅草屋,外围被一圈篱笆庄围绕着,看起来有些落败萧条。

    那些洗衣女人不是说这些皂荚树是野树吗,竟然还有主人?

    林锦绣轻轻推开篱笆门,踏着青石台阶小路,走到茅屋前,还未用力,房门咯吱一声打开,屋内的摆设很简单,一桌一椅一炕,桌上一个茶壶,一个茶杯,倒是能看得出,原主人也是个极为舒适自在的人。

    极合林锦绣的脾气。

    出了院门,林锦绣环顾四周,空地面积是极大的,若是再盖一间房,也是可以的,想到这里,林锦绣眼前一亮。

    若是脱离了唐家,自己倒是可以在这里安家。

    这里为何有一间茅草屋,自己要找人好好问问了。这般想着,身后却突然传来咔的一声,似是枯木被踩断。

    林锦绣猛地回头,“谁?”

    “林锦绣,是我,莫怕。”

    话音落下,唐阿长从另一边走了过来,嫌弃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树叶,径自走到林锦绣的面前。

    林锦绣看了一眼他的身后,今天倒是没有带小弟来,不是来找麻烦的?

    注意到林锦绣的神态,唐阿长挠了挠头,国字脸上带着几分不好意思,“那个,林锦绣,我回去问过了,上次的事情是沫儿不对,所以我来替她道歉。”

    “替她道歉?”林锦绣觉得好笑,“那你闯入我家,无理取闹便是没错了?”

    唐阿长愣住,“那,我也不对,给你道个歉。”

    其实林锦绣并未放在心上,因为他们,不值得自己放在心上。

    “好,你的道歉我接受。”林锦绣淡淡开口,神色有些清冷,“至于唐沫儿,我想她有手有嘴,不用别人代替吧。”

    “林锦绣,你不要得寸进尺……”唐阿长是村长之子,从小被人吹捧,哪里受过这种气,见林锦绣如此不识好歹,便要发怒。

    “得寸进尺?”林锦绣冷冷开口,看着后者要发怒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那你便当我得寸进尺吧。”

    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唐阿长瞧着林锦绣那似笑非笑讥讽的样子,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自己当然是劝过唐沫儿,但是不管用啊,所以自己才低声下气来替她道歉,可这个女人竟然不领情?

    可究竟是自己和沫儿错了,定要逼着她原谅自己和沫儿才行。思及此,唐阿长深吸一口气,快步拦截在林锦绣面前。

    “喂,女人。”唐阿长皱眉开口。

    林锦绣亦是皱眉,双手环胸看着唐阿长,神情清冷,言语讥诮,“怎么,唐大公子要动武?”

    闻言,唐阿长叹了口气,自己明明比这女人高出半截,怎的感觉她气势如虹?

    “罢了,算我怕你了,要怎样你才能接受我们的歉意?”唐阿长发愁,眉毛皱成一团。

    林锦绣仰头看着他,话语间冷意少了些许,“我原不原谅,与你有何影响?”

    没成想林锦绣竟然这样问,一时间,唐阿长竟有些不知如何作答,是啊,她原不原谅,似乎还真没啥影响。

    不会缺吃少喝,掉块肉,自己这般计较做什么?唐阿长拧眉,自己何必自讨无趣?罢了,走了。

    转身,还未走出三步,又蹭蹭回来,“我这心里不踏实。”

    答案让林锦绣有些错愕,这彪形汉子竟是个老好人?

    那唐阿长说出这话显然有些难为情,但也豁出去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唐阿长长这么大还未做过对不起他人的事情,若你不原谅我,怕是吃饭睡觉都不踏实。”

    他和唐沫儿真的是亲兄妹?林锦绣歪着脑袋怀疑。

    林锦绣看的唐阿长有些毛毛的,那急脾气又上来了,“喂,女人,你什么意思,倒是给个话啊。”

    林锦绣无语,哪里有这般求人原谅的?

    “原不原谅,看我心情。”

    “那你现在心情如何?”

    “不太好。”

    “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你家。”

    唐阿长瞪大铜铃般的眼睛,几乎是吼着出声,“你去我家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告状?林锦绣,我阿爹可不会信你的。”

    林锦绣快步出了皂荚树林,唐阿长亦步亦趋。

    “我不是去告状。”

    “那你做什么?”唐阿长委实想不出她去自己家还有别的事情,“我爹现在不在家,你去了也是白去,除非你想去找沫儿吵架。”

    自己怎么没发现,这高大威武的男人竟是个话痨。为什么要找唐沫儿吵架,自己看起来很闲吗?

    “女人,你说啊,有什么问题或许我可以帮你。”

    这句话成功让林锦绣止住了脚步。

    “你能帮我?”林锦绣上下打量了一番唐阿长,“那你可知晓,那里面的茅草屋主人是谁?为何会在这里?茅屋的主人可是这片树林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