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华年时代 > 第四十八章 尊严
    陈志高听儿子说一千个,顿时精神大振“这生意大,娃呀,你从那里拉来的买卖,人家给多少钱一个?”

    陈新不想解释“做就是了。”便低头干活。

    父亲说他一天能够做五个,陈新因为白天要上班,只能下班回来熬夜干。但好在自己年轻手脚快,做五个应该也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父子二人一天就能做十个。做够一千个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长得令人绝望。

    可是,人总得有一个开始,有了开始才会有结果。

    就好象人走路一样,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第一百步,一万步,总归是能走到终点的。

    陈新这人做事比较轴,认准的事情就得干成了。

    陈志高“好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做这笼子,只是没那么多材料。”

    “砍,竹子和木头不够跟别人借。”

    陈志高也不再说什么,一边干活,一边喃喃自语“一个笼子怎么也得卖六十块钱吧,扣除本钱,能赚十块。咱们两人一天做十个就是一百块钱,一个月三千。加上你的工作,一年存个六万。三四年就能把你结婚的彩礼钱给还清了,娃呀,什么时候跟你三叔去相亲?”

    陈新不说话,奋力用刀子劈着竹子,做出一根根竹片,然后用砂纸打磨光滑。

    整个院子里只听到“沙沙”的声音。

    夜渐渐地深了,陈新还在干活。

    屋檐下点了一盏十五瓦的节能灯,白光暗淡。

    虫儿围着灯光飞舞,促织唧唧叫着,山村的夜晚很凉,但陈新浑身都被汗水泡透了。

    为了提神,他大口大口次喝着浓茶,时不时扯开嗓子吼上一声“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当你仍然,还在幻想你的明天……”

    唱到最后竟变得幽咽。

    他泪流满面。

    屋中,陈新母亲被折腾得睡不着,不禁骂;“新狗这是在干什么,大半夜不睡觉干啥活,还唱起来了。”

    陈志高“娃娃心里苦。”

    陈新母亲又骂“不就是离婚吗,他那个城里的老婆有什么好。结婚这些年喊过我一声妈吗,一年也回不了几天。和她结婚,新狗跟倒插门似的,我还平白赔出去一个儿子。城里的女人不就是白净一点,好看一点,好看能当饭吃吗?”

    陈志高“能,好看新狗活着才有滋味,就好象菜里的盐巴。”

    “你……”

    陈志高“算了,不睡了,我也起来干活。”

    陈新不再唱歌,父子两人就这么闷头忙碌,不觉得到了凌晨三点,这才草草冲了个凉上床休息。

    他迷瞪了片刻,六点半起床,吃过早饭,又骑了摩托车去城里上班。

    经过昨天一夜操劳,他和陈志高做了六个鸡笼,整齐地码在院子里。

    陈新母亲好奇地问这是什么,陈新说他也不知道,反正人家给了这个图纸,照着做就是,废什么话。

    笼的原材料有两种,竹子和木头。

    竹子好办,陈新家山上有竹,屋后也有两笼慈竹,实在不够,可以先跟别人借,到时候折成钱还人家。

    但木料的事情很麻烦,这里的山都是石头山,石漠化严重。加上海拔又高,一颗松树种下去,十年都成不了材,你想借也没处借去。

    花钱在市场上去买吧,陈新手头的积蓄就那么点,还得买鸡苗,根本就不够。

    他有点头疼,琢磨了半天,看到自家老屋的东西两厢房,眼睛亮了。

    在几十年前,水泥红砖可比木料贵多了。因此,农村建房都使用木料,而且是结实的青冈木和香樟等本地树种。

    两间厢房在陈新的计划中是用来舍的,本来就要把面向院子的两面墙壁拆掉。

    一来是为了通风,免得天气一热,把鸡都给闷死了。二来,也上饲料的时候也方便。

    几面墙壁都是用厚实的木板做成,拆下来改小可以用笼的筐架。

    说干就干,陈新立即拿起撬棍动起手来。

    这动静就大了,顿时轰隆隆,地动山摇。

    陈志高两口子正在灶头做晚饭,惊得把铲子一扔就跑了出来“地震了,地震了……啊,新狗,你在干什么,你为啥拆房子?”

    陈新也不说话,继续用力,转眼,西厢房墙壁上就被他撬出一个大窟窿。

    陈志高急忙把他拉住“你这是做笼子要木料?”

    陈新点点头。

    陈新母亲“你做笼子卖钱,缺木料可以去买呀,又不是没本钱,至于拆屋?再说了,别人下这么大定单,不给预付吗?”

    陈新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依旧沉着脸继续用力。

    陈新母亲好象明白了什么“这是不是鸡笼子,你还是想要养鸡。”

    陈新“我要养。”

    母亲生气了“新狗,鸡不是咱们这种家务能养的,要花那么多钱。”

    陈新“彩礼花的钱更多,还得背一屁股帐。”

    “那是能比的吗,人总要结婚的。”

    “人为什么一定要结婚,我要养鸡。”

    “养什么养,这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我就要养。”

    “反正不行,这老屋自我嫁给来就在这里,今天你要拆,那就是败家子。想拆是吧,你先把我这身老骨头给拆了。我让你养,我让你养!”母亲越说越生气,提起刀就朝已经做好的鸡笼砍去。

    陈新也不说话,直接趴在鸡笼上,转头看着母亲,意思是要不你先砍了我?

    “当我不会砍你吗,你都光棍了,如果再不结婚,咱们家就要绝后了。与其被人耻笑,我还不如先杀了你。”

    “妈,我活得没尊严。”

    “你说啥?”母亲一楞。

    “我没有钱,我活得没有尊严。实话跟你们说吧,洋洋妈之所以和我离婚,那是嫌我穷,她早就找了下家。你们说,我现在这样就算再去找个老婆又有什么用,不还得跑……爸,妈,我不想这么活下去。”陈新这几个月以来的所有委屈涌上心头,泪水扑簌而下。

    陈志高叹息一声,把儿子扶助起来“别哭,男人不能哭,起来干活。”

    说把,就用一根篾条把刚才被妻子砍坏的地方串起来。

    “对,死不了就得干活。”陈新抹了一把眼睛,拿起了锯子开始做支架。

    陈新母亲鼻子也酸了,口中却不肯服输“你们要折腾我不管,可是不许拆房子,否则死给你们看。”

    。